嗨,这一趟加州行( 山如黛)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20-06-11 | 5667 次浏览 | 分享到:

                                                                                                     山如黛 
                                                    薇与佐伊公众号授权


                                嗨,这一趟加州行(1)

      这是去年就准备发的旅行记。

新冠疫情的爆发打乱了原有的生活节奏,举国上下都聚焦着疫情变化。

现在,国内最危险艰难的日子已熬过,欧美又成了重灾区。想想我们去年12月的美国行真有些后怕,我们在加州自由行半月之久,后来知道,其时美国流感正猖獗,我们竟不知不觉,悠闲地游走在硅谷、圣何塞、旧金山、洛杉矶、卡梅尔小镇、圣地亚哥、索夫昂等地。

谢谢我们的好运气,我们平平安安地回到了祖国。

半月的加州之行,自然有些个人的感受,现在回望更有一番感慨。 

                  开篇:  忐忐忑忑飞向旧金山                                 

     (2019年12月13日)

  对一个喜欢旅行的人来说,美国自然是不可忽略的。

  早就向往着这一天,然而没料到,这一天忽然而至时却少了兴奋与激动。

 安检、登机,准时起飞,姐妹仨并坐一排,第一次这样结伴远行,有说有笑有照应,而且等在大洋彼岸的回合的是女儿和侄子,确实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可是,看着屏幕上飞机缓缓画出的飞行弧线,心仿佛被拎着。不是担心十几小时的飞行安全,而是担心入境受阻。

   一想到入境时可能出现的麻烦,就直后悔当初没在采录指纹时多问一句。

  这次美签是顺利快捷的。

  十月中旬才决定出行、联系中介,11月初就签过了。

  事前听说美签不容易,中介要求的材料一样不拉的准备了一大包,当日天不亮就赶到了美领馆,中介叮嘱不可多言,问啥答啥。

  正是这不要多话的提醒让我们太过拘谨,留下了事后的不放心。

  我们被工作人员要求将护照一并递进录指纹的窗口,一前一后分别录制,但没有念名正身的环节,轮到我时她抬头叫出妹妹的名字,看了我一眼,马上喊了声“回来”,要求妹妹重新录入指纹,最后又将两本护照一并递出。

  领馆内很是肃静,几乎没人说话,离开指纹窗口我们立刻被指引到下一个环节。看见前面两个窗口的人,接受着签证官的仔细询问,心里也不免紧张几分。

运气极佳,我们碰上了一个热情和蔼的美国大妈。她满眼笑意招手叫我们过去,问我们啥关系去美国干嘛、呆多久,我们出示了侄子邀请函,回答了侄子姓名、大学名称以及停留时间,还没来得及打开那一大包证明资料,她就笑眯眯地说:“你们退休了?你们的签证被批准了,祝你们好运!”

  没想到短短几分钟我们的签证就搞定了。

  走出使馆,回想起录指纹的一幕,担心老外可能弄混了我们两姐妹,录错指纹,立马联系中介得到的回答是,既然发现了护照拿错并纠正就不会有问题。

  我多虑一直放心不下,行前让女儿写好英文说明,又要妹妹书面打印出来随身带以备用。

  担忧一直藏在心里,遍查网络也无令人宽心的解答,怕祥林嫂似的絮叨会影响大家的兴致,只好闷在心里。一想到千里迢迢飞到大洋彼岸却可能入不了境,心就凉了一半。

  实在憋不住,登机前给美国同学打了个电话。同学的几点意见让我稍感轻松。

美联航的普通舱空间比较窄小,空乘多大妈大叔样,不像国内航班都是养眼的美女帅哥,餐食也很不合口,不过飞行平稳,也不用担心语言问题,机上有懂汉语的服务员。

  有趣的是,为减轻语言交流障碍,机组将食物类型编号,米饭为1,意大利面就为2,送餐时乘客只需能说one two ,甚至比划手指即可。

  我们不幸落到最后一排,只是上洗手间方便,岂料刺耳的马桶高压冲洗声几乎彻夜不断,加上几位受不了久坐的老人不时在过道上晃悠,戴上眼罩也无法入眠。  

  漫长难熬的飞行!

     嗨,这一趟加州行(2)

                      踏上美国的土地          

   2019年12月13日(美国时间)             

    美国时间12月13日早上8点多(国内已是14日了),熬过漫长的12个小时,飞机终于平安地降落在了旧金山国际机场。我绷紧了神经——指纹对错马上见分晓了。翻译兼导游——女儿的航班还没到,接机的侄子也还进不来,我们小心地跟随本航班的乘客来到入境大厅。

签证的窗口没有全开放,汇聚大厅的人越来越多。人们被要求先去自助机上验证护照。我紧张地让妹妹先上,看她的指纹扫描通过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只需人工验证签章了。大厅聚集了越来越多不同肤色语言的人,似乎华人更多,队伍呈S形状缓慢地挪移着。终于,又多开了几个窗口,一个刚接班的白发老美微笑着冲我们招手,我们赶紧迎上去。 正预备着如何应答英文,老先生面带笑容来了句标准的美式汉语“三个飘亮的中国女系”,我们轻松愉快地配合他念名字录对指纹,意外地顺利。估计这位大叔很想操练中文,聊兴颇高,全然不顾排着长队的众人,慢条斯理地操作着,告诉我们他喜欢中国,中国人好。甚至还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北京交通卡让我们看,说他去过北京等等。我心里倒有些着急,知道身后有无数催促的眼睛,众目睽睽下,这不是拉仇恨的节奏吗? 事后女儿告诉我,当时她已在另一个通道排队,看见我们长时间滞留在窗口,不知出了啥状况。终于,我们一身轻松地走出了大厅。与侄子、女儿汇合,换上本地电话卡、登车驶离机场。  

侄子驾车载着我们一行,奔驰上了101号公路上,道路畅通无阻。
  终于踏上美国的土地了!兴奋驱散了长途飞行的疲劳,特别是彻底卸下了思想包袱的我,虽然倦容满面,却精神振奋。预定的民宿因客人延时离店,房东抱歉地推迟了入住时间。帆帅哥便将我们带到了一家中餐馆,招待我们品尝异国他乡的中国酸菜鱼。坐在店内,眼见服务生和食客似乎全是中国人,耳边传来的也都是汉语,有种奇妙的错觉。帆帅还说,来这里开家中国火锅绝对生意好。根据女儿临时调整的安排,饭后我们就提前去几个网红打卡地。第一次映入眼帘的费里蒙特镇近郊,空气清新,视野开阔,几乎清一色的平房院落,屋型线条流畅简洁,色彩灰蓝杏白多元,但并不俗艳,路旁还立着有电线杆,街道安安静静,见不到一家商铺,似乎全是住宅区。“这是我印象中的美国?”我心里有些嘀咕。当我们在一排雅致的院落旁找到网红的车库办公室----美国惠普公司的发家之地,才开始来了精神。

女儿介绍着标牌上英文的内容,这个藏在两座院子间的小屋马上显出了它的价值。碰巧,有两个棕色肤色的青年在门前留影。

我们来到了名冠全球的谷歌总部。实话说,它(外观)也没有给我带来震撼,也没有想象中的世界互联网巨头超高大上的建筑,园区面积倒是够宽敞气派。
     

园区的大街、小道上车辆行人寥寥,空中无声飘落着的片片红枫、黄杏叶,铺撒在路边、草地、花园,一簇簇、一堆堆,红艳艳、金灿灿,耀眼在空旷宁静的街区,给硅谷这个科技帝国平添了一种莫名的神秘。
         来到距离谷歌不远的伊丽莎白湖公园时,这种奇妙的感觉更强烈。
  据说这是以阳光著称的加州少有的阴天。下午三点左右,公园仅三两个游人,草地上鸽子和一种叫不出名的鸟成群结队地悠闲嬉戏着。
       

宽阔的伊丽莎白湖如巨幅青缎在没有阳光的天空下,愈发的宁静幽深,如一幅美丽的画。  

天黑前,我们入住了台湾老板开的民宿。


       这是一个有着家一样温馨的美式小别墅,我们将在这个舒适的家里住上几天。

 

                         嗨,这一趟加州行(3)

                                     遗憾,只能做回观光客         

  2019年12月4日

 今天的主题无疑是斯坦福大学。

 对于一直留念校园的我,参观斯坦福大学是个美妙的安排,何况还是一座享誉世界的名校。

  如果说匆匆一瞥的谷歌没有带给我想象的震撼的话,今天,当我们一进入宽广的斯坦福大学校区,那份强烈的震撼就扑面而来了。

  宽阔笔直的大道,棕榈成行耸立,一眼望不到边的林荫绿园;远处一片红瓦黄墙的精美建筑在蓝天白云下,沐浴着灿烂的阳光,特别地典雅、端庄气派;红色建筑群的正前方,大概抵得上两三个足球场的青草坪似一张世界吉尼斯级的巨大绿毯向四周努力铺展开去,尽显豪华气派。

      走进主校区大门,就进入了一座典型的西班牙式四方庭院。伫立在红顶黄墙的亭与楼前,缓步在幽长的廊檐下,触摸一根根敦厚的廊柱、一块块凹凸的石墙,想着从这些庭院、实验室竟然走出了83位诺奖得主,27位图灵奖获得者(截至到2019年10月的资料统计),不由得肃然起敬,也敬佩起这所大学的创办者,一对老年丧失独子的夫妇-----利兰·斯坦福及其妻子简·莱思罗普·斯坦福。
      

  利兰·斯坦福是个铁路大富豪,时任加州州长及参议员。为了纪念他因伤寒而早逝的儿子小利兰·斯坦福,买下几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创办了这所大学,并以儿子小利兰·斯坦福的名字命名。学校创办之初并不被看好,加州北部湾区那时还是所谓的蛮荒之地,学校建成之初曾被讥笑“教授们只会空对着大理石讲课”,但结果却出乎人们的意料。更出人意料的是,老斯坦福去世,财产被冻结了六年,学校面临着毁灭性的经济危机。是善良坚强的斯坦福夫人以惊人的力量维持了学校的运转,直到资金冻结彻底解除。斯坦福夫人卖掉了自己的铁路股票,将1100万美金转给大学董事会,彻底化解了斯坦福大学的危机。该校首任校长乔丹说“这所大学的生死命运,千钧一发全系于一个善良夫人的爱。”如今斯坦福已是一所有一百多年历史的世界著名私立研究型大学,它占地达33平方公里,算得上是巨无霸。

   斯坦福大学培养了众多高科技公司的领导者,为硅谷的形成和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福布斯》2010年盘点的亿万富豪最多的大学中,斯坦福大学名列第二,亿万富豪数量达28位、仅次于哈佛大学。难怪它吸引着世界各国众多的 优秀学子。

加州的阳光真灿烂啊,蓝天白云辽远无边,红顶黄墙拱廊连贯、高耸的纪念塔、茵茵草坪、五彩花园、茂密绿植、曲径小道相映成趣,任一角度望去都是一幅美妙的画。
       33平方公里的校区,即使驱车也只能跑马观花,我们只能按事前的攻略去最著名的景点打卡。
       跨进校门第一眼望见的就是这组雕像----罗丹的《加莱义民》群雕。据说是罗丹当年应法国加莱市当局之邀创作的一座忠魂碑。
     群雕反映的是十四世纪百年战争时期,英军即将攻陷法国加莱市,加莱市被逼无奈接受了爱德华三世残酷的保全城市的交换条件:任凭他处死六个高贵市民,而且这六人出城时须光头、赤足、锁颈,手持城门钥匙。这是法国人挥之不去的痛苦记忆。
大概斯坦福很钟情罗丹的雕塑艺术,大学园区的花园树荫中有不少罗丹的雕塑,尤其是学校博物馆内收藏有大量罗丹作品。斯坦福纪念教堂,是斯坦福夫人为纪念老斯坦福而建造的,是一座内外都装饰精美的著名教堂,当然是旅游者必须打卡之地。 

据介绍,教堂并不限于宗教活动,学校的集会庆典活动都可以在此进行,教堂也是许多年轻人钟情的婚礼举办地,但条件是夫妻双方有一人是本校毕业或在本校从事过相关工作。纪念堂只在工作日白天对外开放,不需门票,我们运气差遇上闭馆。

草坪尽头那座塔楼被认为是斯坦福的地标性建筑(也有不认可的,称其是校园里最不协调的糟糕建筑),是以曾任总统胡佛命名的纪念塔----胡佛纪念塔,登上塔顶可以俯瞰校区全貌。而那些在楼宇绿道间不经意露脸的一树树金黄的银杏,又让校园多了一份诗意。

领略了加州温暖的阳光,感受了斯坦福这所名校的魅力。下午热情高涨的侄子带领我们逛了奥特莱斯,让我们看看美国“黑五”大折扣是啥状况。国内视为轻奢的Qq在这里身价比较普通,或许因为产自美国本土,三折之后再八折,确实有诱惑力,难怪店门外排着长龙似的队伍,看来喜欢买便宜是不分国籍的。

 

嗨,这一趟加州行(4)

                           旧金山第一印象

   旧金山,又称圣弗朗西斯科、三藩市。十九世纪中叶淘金热中,大批华工涌入此地做金矿工人,称该地为“金山”,后来澳大利亚墨尔本相继发现了金矿,为区别于后者便改称“旧金山”。

  旧金山是美国西部最大的金融中心,拥有西海岸最大的贸易港口和海军基地,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当然就是我们此行观光的重点城市,为此女儿规划了2天时间。

  原本在旧金山预定了一晚住宿,想欣赏一下旧金山夜景,但帆哥建议住治安更好的菲利蒙,认为有车来去也方便,幸运的是我们顺利地与酒店解了约。

   早上九点左右出发,道路十分通畅,一个多钟头便到达了渔人码头,没有遭遇堵车。
     

   渔人码头是旧金山著名旅游景点,但第一眼望去有点失望,可能是我不自主地把它与布达佩斯的渔人堡挂上了钩,其实它们有着完全不同的概念。

  旧金山渔人码头是一个以老码头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娱乐休闲区,餐馆、酒吧、商铺林立,还有些奇装异服的卖艺人,海鲜馆更比比皆是,品尝鲜海蟹也是不少游人的必选项。

  39号码头是最著名的,横穿过商街就到海边码头。

  天蓝海阔的码头,桅杆林立,船帆片片,风景如画。
       

  我们原本要乘船出海去恶魔岛的,但班船时间不合适,只得预定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半的船。

于是我们开车前往城区的几个网红打卡景点。

车行不远,帆哥担心停车位难找(街边的自主计时停车位,超时车就会被拖走,取车破费用就大了),并且估计九曲花街距离也不太远,于是大家同意步行前去,顺道也好看看街容市貌。停罢车,我们便跟着女儿的手机导航穿街走巷了。

  街景是如此的似曾相识:式样颜色有些老旧的低层楼房一栋一栋彼此相连地挤在在并不宽阔的街道旁,大大小小的商铺门前或墙上醒目着一行行繁体汉字招牌,望见中国工商银行楼顶上飘扬的国旗有种欣喜。

  街边店前道路上来往的人,面孔多是黄皮肤黑眼睛的,给人以一种亲切感。脑子里同时浮现出了香港、澳门的某些街景,这无疑是华人聚居区了,只是耳旁缺少了熟悉的普通话语音。

  感觉身体暖和起来的时候,街面变得开阔了起来,景致有了些欧美情调。

  蓝天碧透,阳光普照,沐浴着阳光的街心花园、咖啡屋、酒吧、餐厅让街面活跃起来,间或徐来的一辆辆造型别致的有轨电车,增添了这座城市属于自己的味道----中式、西式,简朴与时尚和谐相融。

  接近九曲花街时,街边的房屋随着地势的走高呈现出富于层次的变化,铁艺或木栅栏、小花园、绿植装点的门楼等透着些时尚的元素。

  路面开始逐步抬高,我们脚下真的感觉到了旧金山的“山”。

  九曲花街其实是玲珑的,大概因为坡太陡,路道设计成了之字形。鲜花盛开的季节,五彩缤纷的花朵镶嵌路道两旁,轿车如同从花丛中穿过。

  虽错过了最佳时节,但站在街前,想象轿车穿梭九曲花街的美丽画面并不难。
站在九曲花街街口往海边眺望又是一幅美景:

  几乎有四十度的下坡道一直伸向远处那片银光闪闪的海边,晴空下湛蓝的大海辽远无边,低矮的房屋就像贴在海面上,很奇妙。

  七拐八弯后来找到了另一个网红店“垮掉的一代”书店。

  外观上它并不起眼,至于网红的原因,女儿先前的文章已有所表。

  引起我注意的倒是这一带建筑的风格和色彩,更加多元和艺术,难怪称小意大利街,当然比欧洲本土的建筑还差很多。

  金门大桥是一定要看的,它是世界著名大桥之一,是不多见的单孔长跨距大吊桥,被誉为20世纪桥梁工程的一项奇迹、旧金山的地标。

  或许,以我这个外行人今天的眼光看,金门大桥造型缺乏业内“老大”的气魄,但它已经70有年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它获准建造的过程。

  大桥的设计者约瑟夫·斯特劳斯用了10年时间游说当地居民,最终居民们以自己的住宅、农场和公司为抵押,发行了最初的3500万美元的工程债券,募得建设资金。(1977年,最后一笔债券被付清,其中3500万美元的本金和3900万美元的利息全部来自过桥费的收入。)

   透过车窗,远远的我们就看见了雄峙在金门海峡上的褚红色钢塔,可是导航绕来绕去总不能把我们带到大桥跟前,车又不能随意停,最后绕到我们以为的桥头,结果只到了桥头侧前方的一个观景点。

   不过才下午三点多,温暖的太阳已隐没到了云幕里,站在观景点,海风阵阵卷来,竟然寒透了背心,赶紧穿上羽绒服,只不无遗憾的留下了到此一游的照片,又马上去往下一个目的地-----金门公园、日本茶园。
旧金山的晚霞很美,但天似乎黑得格外早,稍一耽搁就得黑在路上,我们不想开夜车,就无法欣赏晚霞如何一点点装扮这座城市了。

嗨,这一趟加州行(5)

                          旧金山,留点紧张作纪念 

2019年12月16日  

今天的主要目标是恶魔岛和奥克兰。

上午九点从菲利蒙特出发,本预计十点多一点就会到达9号码头,但都忽略了堵车的问题。 

 果然,上了 101号公路后不久就遇上了堵车,不过与我们国内堵车有点不同,车始终没有完全地停下来,只是速度缓慢。

看着时针已经指向十点,大家心里开始着急,女儿仔细阅读着乘船须知,预判能否换下班船或者退票,帆哥则见机地适时提速(不是超车,美国人似乎都不超车,各行其道),一分分地抢时间,女儿也搜索着离码头最近的停车场。

距离开船不到10分钟的时候,我们终于赶到9号码头,以百米冲刺速度跑到检票口,一落座船就离岸了。好悬!
       

恶魔岛,是加州旧金山湾内的一座小岛,岛上岩峭壁陡,海水四面环绕,因这特殊的地理环境曾被设为联邦监狱,关押过不少知名的重刑犯,1963年监狱废止。

“恶魔岛”名字源自《山姆大叔的恶魔岛》一书,作者菲利普·格罗瑟,因一战中拒服兵役被判有罪囚禁于此,书中记述了他在岛上的铁窗经历。双脚一踏上小岛,岛上导游就招呼大家集中听讲解,除了两个晚辈,我们仨自然听不懂说些啥,偶尔听见些单词,但环顾周围的游客脸上表情变化丰富,足见声音洪亮的大叔大婶导游解说的效果。

在岛上我们并没有看到昔日监狱留下的恐怖场景,只见牢房建筑确实很坚固,囚犯难以逃脱。

从岛上四面眺望旧金山,每一个角度都景色如画。难怪它与金门大桥一样,成了旧金山湾的著名观光景点。

 因为自由行,我们便有了约见表妹儿子的机会。

小伙子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英语几乎成了他的母语,勉强能听说少数汉语,交谈中不时要借助女儿翻译。小伙子文质彬彬,浑身透着书卷气,显然出他有良好的教育。

我们在渔人码头一家推窗就是海景的海鲜馆共同品尝了大海蟹,也算没辜负行前吃货们的推荐。

帆哥因为还有功课驾车先返回,我们前往奥克兰,女儿约会闺蜜,我们就近逛商场。翻译的缺失极大的限制了我们在陌生商场的行动。
  步出商场,街道已华灯齐亮,大小商店门前或橱窗的圣诞装饰五颜六色的耀眼起来,透着浓浓的圣诞节气息。

     天擦黑时与女儿回合后,我们匆匆赶到了地铁站。之前,帆哥曾担心过我们回去的问题,因为有翻译官在,我们自信满满地称要体验一下旧金山的公交。奥克兰地铁站,完全不是我们心目中的样子,远不及国内的宽敞时尚。不过,人家毕竟是运行了几十年了。车站内乘客不少略显拥挤,黑皮肤的人明显增多,还有几个乞讨的黑人。在这种绝对异国氛围的车站里,我们三姐妹都有些拘谨地在一边等着女儿去购票。女儿仔细阅读了购票须知、又去了窗口询问方才弄清楚了程序,先换币,币又按照不同线路方向以颜色区分,再去相应的购票机上取票。若是英文水平一般的人,真能被弄晕,女儿的英语真是棒棒的。终于上了车。因为地铁没有直达菲力蒙的,距离最近的需要换乘,但那趟车收班较早,于是我们决定不换乘,下车再打的。列车显然也有些年头了,车厢内乘客都安静地坐着,仅有三两人站着,车轮滑过铁轨产生的轰鸣与节奏回响着,没有高谈阔论的,这似乎有点意外,影视中见到的美国人似乎多是自由率性的。
       出了地铁站,天已漆黑一片,四下空旷,大路边不多的几盏路灯亮着。或许因为是郊区的终点站,除了我们和几个刚下车的,竟然举目无他人。

联系U步计程车,因为手机系统银行绑定一时卡住,我们站在空寂幽暗的路边等待,“哎呀,人都没有一个,这么晚了......”三妹话里透着几分紧张。容易胡思乱想的我心里忽然就有点发毛:这可是人人都能佩戴枪支的异国他乡,四个女人,万一碰上啥事儿,吓人。一会儿,一辆黑色计程车来到我们跟前,仔细辨认了车牌,我们赶紧上了车。只有女儿和司机问答了几句,众人一路无语,或许都有点紧张吧,我瞪大着眼睛注视着窗外有些朦胧的街景,生怕错过了地方。

终于,看见了门前装扮着圣诞树、闪烁着星星般彩灯的那栋小别墅,我们的民宿就在它旁边。
   啊,终于到家了!真是自己吓了自己一回,旧金山地铁也因此给我们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

 

嗨,这一趟加州行(6)

                           圣荷塞一日

2019年12月17日      

人们多知道美国有加州,加州有硅谷,却未必知道其中还有个圣何塞。

圣何塞地处旧金山湾以南的圣克拉拉谷地(硅谷),是美国第十大城市,加州人口排位的第三大城市,还是2019年全球城市经济竞争力20强排名第 5 位。因怕打扰侄子明天毕业典礼前的安排,我们决定前往圣何塞自由观光。女儿原本有参观一个著名葡萄园酒庄的规划,但得知观光配套项目中有品酒要求大家兴致就减了不少,于是为了顺路去有名的玫瑰园便答应了一个华人朋友的地产参观邀请,也可借此了解一下美国的房市。看了几个美国式新老小区,环境、格调、品质都不错。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有上70年历史的二手房竟然维护得那样好,对比之下很让人感慨。由于地理位置的优势,加州湾区一带的房价已排名美国楼市前列。  

      玫瑰园就在圣何塞市郊区。在美国,不仅硅谷名字响当当,圣何塞的玫瑰也远近出名。
      
      
或许是季节的原因,我们实际见到的玫瑰园远没有想象的模样,没有铺天盖地绚丽的玫瑰,游人亦寥寥,有一种天然花园的清幽。正有些纳闷儿,女儿解释说,这是一个由慈善人士捐建的花园,自然不能同国家公园比。
   离开玫瑰园我们花不到十美元便到了圣何塞市。
  这是一座感觉低调、安静的可爱城市,城边可见绵延起伏的美丽山丘,有蜿蜒绵长的海岸线,街道整洁建筑美丽,车辆行人往来稀少。
       漫步大街小道,欣赏那些特色建筑、看长长的有轨电车间或来往,在特色景物的背景里留影,累了再找一家街边的星巴克歇歇脚,临窗观察过往的路人,很舒服的自由行节奏。
        过往的人以学生模样的居多,大概与这座城市“硅谷之心”的声誉有关,世界知名大型高科技公司(苹果、英特尔、雅虎、惠普、谷歌等)云集于此,还有3所大学,侄儿就读的圣何塞州立大学便在其中,据说硅谷IT人多毕业于该校。 晚饭时,四妹提议还是去科斯特(Costco)逛下,毕竟机会难得。前天三妹夫在本地的同学请吃饭时就热情推荐并表示乐意陪我们去。于是三妹马上联系钟先生,约好了会合时间。 关于科斯特(Costco),自己原本没有任何概念,只因今年8月它在上海开业时引起的轰动,引爆了网络,才知道它是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量贩店,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只有缴纳了会员费的才能进入卖场消费。尽管这样,开业当天(非周末)还是火爆异常,男女老少蜂拥而至,各种名酒、奢侈品名包瞬间空仓,活脱脱的线下“双十一”,因为那价格与市场相比实在诱人。据说,因为招架不住上海人民强劲的购买力和巨大购物热情,Costco开业后次日便宣布,卖场内当日购物人数不得超出2000人,并有警方协助疏导卖场周边交通。现在附近就有这样一家Costco,自然该去看看。我们与钟先生回合出发已经九点多,但钟先生说抓紧时间还来得及。当我们赶到商场门口,差5分钟九点半,按理是可以拒绝我们入场了,但钟先生出示会员卡顺利带我们进去了,可见商场是严格按时间表运作的。商场里物品丰富,货架多半很高大,类似国内所见宜家的提货间,日常用品也多数是大份量包装的。因为当地人居住区都远离商场,大家习惯开车购物,且乐于囤货,往往一次性购买许多天的东西。
         我们在钟先生的引导下快步穿梭在各大商品区,我并不打算购物,就想看看它引爆上海的商品及价格,遗憾的是并没有找到,或许是时间仓促没有寻遍,也或许各地供货品种原本就有差别。
   因为明天将正式开始长途自驾游,也趁机购买了些方便食品。商品份量够足价格却不及想象的便宜,因为我们习惯了人民币思维,任何标牌价都得乘上汇率换算一番,自然没找到价格优势的感觉。这时,我们不得不由衷地感叹,咱人民币啥时能同美元一样牛就好了。

                       嗨,这一趟加州行(7)

             别开生面的毕业典礼

2019年12月18日

侄子的毕业典礼在我们的期盼中终于拉开了帷幕。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们选择加州并非最佳的旅行季节前来,参加毕业典礼无疑是最重要因素。
  为了这庄重的典礼,行前四妹夫还专门提醒我们带好服装。女儿直遗憾忘带了正装,被侄子一句话解了困“嗨,美国不讲究的,随便穿!”早早地,我们穿戴好就赶到了学校,准备就在学校食堂午餐。圣何塞州立大学是一所著名的综合性公立大学,成立于1857年,是加州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之一,也是美西地区最顶尖的公立大学之一。
   

  学校因其极高的就业率、名列全美前茅的毕业薪资、多元化的学术氛围及优异的本科教育质量,2017年被《福克斯》杂志评选为全美第45名的综合性大学,其计算机与会计系更是在当今美国大学教学排名中优异,因此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海外学生前往求学。
  毕业典礼定于午后2点开始。我们按照侄子的吩咐去会堂外排队。学生们已各自入列,清一色的毕业礼服,到整齐醒目;而来自各国的亲友团员们穿着却出乎意料的显得随意。大家三三两两聚一堆交谈着、说笑着,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与自豪。
  我发现人群中白皮肤面孔少,黄、黑皮肤的大约有三分之二,据说印度人较多,或许这从一个角度反映了学校面向世界的多元开放;不仅如此,学校在毕业成绩考核上还有些奇葩之举,明明已下发了参加毕业典礼的通知书,毕业礼服也配发了,却还有实验项目的考试未出成绩,直到昨天傍晚才通知,搞得我们还心悬了几分。真有点不可思议!终于轮到我们进场了,我随身携带的小双肩包却被拦下告知不得带入。咋办?护照什么的全在包里。
    正着急想说明,旁边一位负责检查的男员工过来看了一眼我的包,说了几句示意放行,说
“那么小的背包等同随身手袋可以进”,谢谢这位实事求是的先生!
    
    进入会场那一瞬,我有些诧异:这就是个普通的室内体育馆呐,不过是场中安放有座椅,正前方有简单装饰布置过的舞台而已。

  四周看台随便坐,只在舞台正前方的场子里用绳线划分有区块,留出了毕业生的座位。我的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多年前香港理工大毕业典礼的一幕。
  那年我和先生应邀参加女儿研究生毕业典礼。典礼是在一个犹如剧院的礼堂举行的,场内装饰喜庆典雅、人人着装整洁、说话敛声低语,气氛庄重,被点到名的毕业生依次庄重地上台受领学位。相比之下,眼前的会场失色很多,没有鲜亮的灯光和喜庆的装饰,有的却是随随便便或站立或寻坐的亲友团,交头接耳人声嘈杂,轻松随意,还有带着小彩旗、喇叭、摇铃之类东西的。毕业生们的学位帽顶面也五花八门的绘着彩色图案;代表校方致辞的女士穿着也见不出讲究,轮到毕业生上台时,更新奇的场面出现了:有蹦跳着上台的,有激动地在舞台上翻跟斗的,有喊唱的,与之呼应的还有台下亲友团的口哨、尖叫、呼喊,甚至吹喇叭、挥舞小旗、拉出横幅的,感觉就像看球赛。
  不知斯坦福大学的毕业典礼是否也如此?我第一次现场感受到美国式的自由自在。
  不过,这倒提醒了我,我们飞越千山万水来加油也该发出点声音才好。四人马上分工,一人负责拍摄录像,其余努力当好啦啦队。当侄子上台时,我们便使劲儿呼喊他的名字。但声音太微弱了,或许第一次在这种场合喊叫下意识地还被控制着,没法放出高音大嗓,不知台上的侄子听见我们的声音没?直后悔没提前买个喇叭哨子,体验一把美国式喝彩。唉,多难得的机会呀!与香港理工的毕业典礼不同,典礼结束后没有院系班级的合影,只是一些要好的同学自由合照。
  反倒是亲友团们比较来劲,在校园的标志性建筑或景点流连拍照。毕业典礼的结束,意味着我们五人行的加州自驾之旅正式开启,首站便是蒙特蕾镇。为避免夜驾驶,不敢在校园逗留太久,拍了几张照片便出发了。告别了校园,我们一车人兴奋地驶向海滨小镇蒙特蕾。
  连日的熬夜赶工毕业项目,又碍于赶路只好以面包、薯条充饥的帆帅,肚里缺了两顿美味的中餐就感到更加的疲惫不堪,这样,驾驶的任务就落到了霞客身上。霞客已有二十多年的驾龄,但那是在国内。虽然出发前也做了诸多准备:驾照国际认证、狂补英语、了解美国驾车常识,在菲利蒙时也曾在侄子的指引下短距离试驾了一回,但是真正手握方向盘上美国的高速难免有些紧张。女儿主动调换到副驾位换下帆帅休息,担负起辨认翻译沿途各种英文路标的重任。天色黯淡下来,101路上不许开远光灯,霞客对路况和行车规则不尽熟悉又加近视,我们不免都有几分紧张,也不再谈笑,明知帮不上忙,但依然全神贯注地盯住窗外路标和过往车辆。得益于女儿精心的规划,天擦黑我们便安全地到达了目的地,入住一家临海的酒店。酒店大堂里圣诞树散发着节日的气氛,前台给每位客人赠送了一份小甜品。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