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的追求(诗论)(少杰)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20-05-24 | 4587 次浏览 | 分享到:

                                                                                                少杰

 

                                     作者授权

   在人生体验和感受的世界里,诗人具有不朽的、理智的生命本源,他自己就是上帝。这是因为诗人对整个民族命运和民族性格的宏观透视,在很大程度上是依据他对人生、历史、命运、未来的深度体验为转移的——以博大的胸怀和人性的普遍心情去体验和感受人类生活着的世界,构筑我们人类世界的精神大厦。

 

    作为一种精神活动的主人,诗人在人类精神生活的发展过程中真正寻求的是他自己的倒影和整个世界的精神秩序。他深刻地感受到人类生活着的世界是被无数可见和不可见的纽带而与宏大宇宙的普遍秩序紧密地维系在一起的。他力图洞察这神秘的的维系纽带,在红尘包裹的旋风里以一种恢宏的风格表现出来的高贵和善良,去寻找来自现实和未来世界的隐蔽折光,照亮新的思想群山。诗人在这里担负起一种责任,即通过自己对未来的瞩望,将他自身与伟大的人类理想联系在一起。

 

    诗作为整体的人类文化的一个分子,可以被称之为人类不断自我解放的一种手段。在这个过程中,诗人俯视着人类的心灵,以一种哲学的透视力,追求生命的完满和充盈;以批判之锤粉碎旧有的一切失去生命力的偶像,使人类从精神的黑暗之中重新站立起来,跨越历史洪流的屏障。

 

    世界飘然而逝,但没有一种梦幻会阻止或能够阻止诗人理解的明天。诗人的某种扩张的记载和强力意志被织进了时间之网。

 

    驱使心灵接近人类的底蕴是诗人的最终目的。在诗中寻找精神上的激励,是人类根深蒂固的天性。诗人在他人和自身身上了解并观察到人类怎样奋斗以使自身完美,怎样通过爱情、自然、艺术、宗教等身外之物的孜孜追求,来超越自己隶属于时间的被动地位,急切地寻求“旋转世界中的一个安宁点。”从而,诗人以一种神秘的自我溶解,从沉醉的人群里游离,沉落在地底之上,然后,展现给他的是他自己的情态——“在一种似梦的境界中,和完全的唯一,和宇宙的本质融为一体。(尼采语)

 

    一切文化成果都来源于一种凝固化、稳定化的活动。诗人如果不具使他的思想客观化并使之具有坚固而持久的形态的特殊能力的话,那他就不可能向人类交流他的思想和感情,也就不可能永恒地高举巴那巴斯山(诗人之山)的圣火,焚尽与平庸的实在相连的所在桥梁,去解放人的全部情感天性的各个方面,揭示和丰富人的内在世界。诗,也就不会成为“一切知识的生命和更精粹的灵魂”。

 

    一种人类的和文化的生活——一种具有行动与激情,问题与答案、张力与缓解的生活,使诗人精神自我矛盾、自我发展、自我实现的过程,成为了整个人类精神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象征。

 

 

作者简介   少杰,网名:红尘浪迹,本名:陈绍杰,一九八三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学院中文系,自由职业者,现居成都。)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