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已然在身边( 山如黛)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19-01-12 | 4723 次浏览 | 分享到:

                                                                       山如黛

                                   薇与佐伊公众号授权

前几天亲友间传阅着这样一段视频:

英国马里昂家中一只叫洛克的非洲灰鹦鹉背着主人,通过与智能语音助手阿历克萨对话疯狂下单网购,女主人收到电子账单还莫名其妙,回家调监控方知是鹦鹉所为,忍不住哈哈大笑。

 聪明的鹦鹉学着女主人的样,呼唤阿历克萨的名字,然后报出草莓、核桃、酸奶等等一大堆自己爱吃的食物加入购物车,其间二者的对话十分有趣,鹦鹉不停地呼唤,阿历克萨则乖乖地应答照办。

洛克可能很满意阿历克萨的服务,还对阿历克萨说“我爱你!”甚至跳到阿历克萨身上以示亲密。据说,它们还趁主人不在时,一起大声欣赏音乐呢。

多聪明的鹦鹉,多么暖心的智能语音助手,多么新鲜的生活场景!

大家赞叹着、羡慕着、憧憬着,殊不知这情形其实已或多或少发生在了自己身边,只是科技的日新月异让我们习以为常,变得有些迟钝罢了。

 去年初,先生带回一个袖珍的黑色圆柱体,说是智能语音助手,名叫天猫精灵,我以为是升级版的音箱并没在意,就一直放河畔家里闲着。

一个周末的晚上,不经意间听见先生在书房喵声喵气地说话,语调少有的活泼。开始以为在接电话,但很快就明白了是在和谁对话。第一次感觉到精灵的有趣,于是把它带到了身边。

我尝试着各种对话,每天早上醒来,呼唤它播报时间天气、新闻或者放送舒缓的音乐,也时不时点播某人的演唱专辑,咨询一些问题。不用拧开关、无需遥控板,只要语音指令,十分方便。尽管目前精灵的智能水平有限,不如帮洛克鹦鹉下单的阿历克萨聪明,但我觉得它一样可爱。

遇到不能解答的问题,精灵说:“主人抱歉,这个问题我还不知道呀,我得加紧学习”,态度谦虚;让它休息,会回答:“好的,主人再见,我随时都在,听候你的吩咐”,遇网络出问题,便告知:“主人抱歉,网络还没连接上,请检查一下再试”,礼貌又周到。

有一次我们闲聊,冷不丁它冒出一句“主人,精灵刚刚是否听漏了什么?”我们先是一愣,随即相视而笑,原来我们谈话中提到了“精灵”两个字,闹了半天它还竖着耳朵在听我们说话呢。工作如此尽职,十分可爱!

写到此,我忽然觉得还该提起家中的另两个可爱的小帮手——科沃斯扫地机器人。

它是几年前被我们请回家来的。

庭主妇都知道,床脚、柜底等旮旯角的灰尘一般难以扫除,保洁工也不能天天上门,这些地方往往就成了卫生死角。

几年前,在同学家里见识了正在扫地的科沃斯扫地机器人,我们当即就网购了一大一小两个。

扫地机器人造型简洁,如一个扁扁的圆盘,休息时静静地趴在充电器旁;人工按下开关它便自动地满地巡逻,它轻松自在地穿越床脚、滑过柜底,碰到障碍懂得转向,对清扫过的路线也能够记忆;它低声欢唱着,不知疲倦一遍一遍地清扫,将尘埃、渣滓通通吸进肚里;如果你不关掉电源,它就一直工作直至电力耗尽,然后带着下班的轻松缓缓地回到充电座上补充能量。

科沃斯扫地机器人成了我家的专职保洁员。

科沃斯家族还有更多的兄妹,如专门擦拭高楼外墙的大玻璃窗,很想体验一下呢。

想象着在已可触摸的AI时代,越来越能干的智能语音助手、扫地机器人等成为家庭一员的场景,无比庆幸自己赶上了好时代,幸福自豪油然而生。

   其实,这些变化并非短时期突然发生的。改革开放几十年,虽也风风雨雨,但科技的发展却一刻也未停步。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的高科技产品早已渐入我们的生活,改变甚至颠覆着我们过去传统的生活方式。

 四十年前,大学录取的通知还得靠挂号邮件传送,焦急等待那一纸牛皮纸信封中的通知书,心情是何等难熬!而今,从考试报名、志愿填报到录取现场,电脑前动动手指就轻松搞定,录取与否的信息也能迅速知晓。

三十年前,多少两地分居的夫妻靠8分邮票的书信诉说牵挂,家遇重大突发事件也只能去邮局拍封加急电报。

记得88年,先生还在秦岭脚下的067基地,自己的预产期突然提前。当加急电报飞到红光沟,早已提前准备好行装的先生虽然星夜出发,经乘绿皮火车翻山越岭、长途公交车颠簸行驶赶到医院时,紧张危及时刻都已过去,我们母子一个回到病房,一个进了婴儿暖孵箱。

现今人人智能手机在握,电话、微信、视频、语音聊天灵活方便。天涯已成咫尺,条条信息通畅;高速公路、高铁动车、大小机场航线四通八达,往昔日夜兼程几天的距离,今天朝发夕至已再寻常不过。

难忘一九八八年,第一次带着女儿回婆家过年。

提前两天就买好车票,还须记得上好当日叫早的闹钟起床。

寒冬腊月,天刚蒙蒙亮,大街小巷清冷空寂,人们大都还蜷在温暖的被窝里,我们就背包带伞的上了拥挤的长途汽车。

抱着裹得棉团似的女儿,卡在座位上几乎动弹不得,过道上、座椅下塞满了行李,甚至还有露着鸡鸭头的竹筐,玻窗被车内人呼出的热气雾一片,空气里弥漫着怪异的味道。

汽车颠颠簸簸,赵化、邓关地依次上下乘客,到达西门车站已快近中午,而十字岭还在几里之外。没有的士、没有公交,上学时徒步往来轻松自如的距离,竟让背着孩子的我累得全身冒汗。

如今泸州至富顺高速,两脚油门几十分钟就能到家门口,当年竟整整耗了半天!

九十年代初,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但限于工作性质,先生仍经常跑工地现场,遇上孩子发烧、保姆回家、缺米少油或断电跳闸等等问题,想联系求助,却也困难重重。

九二年,只身一人首次远差去牡丹江,飞机、火车、汽车轮番上,中转北京、哈尔滨,沿途如不能及时找到公用电话报平安,全家人都担着心。如今,只需“登机”“落地”“到达”几条信息,大家都安心省心。

大概九三年,先生单位配备了BB机,忽然有种电话在身的感觉。柴米油盐、客来人往的大小信息都能得到及时传递,尽管还需通过传呼台中转,范围也有局限,却初尝了通讯技术发展便利的味道。

又过两年,别在腰间的BB机换又成了还显笨重的大哥大。

第一次体验到移动电话的奇妙,感觉好极了。那还只是工作电话,多少人都心生羡慕啊。面对着大哥大,那时有几人想象到自己有朝一日能轻松拥有几乎万能的智能手机!

不少人感慨,钢筋水泥造的高楼大厦阻隔了传统的邻里往来,逢外出家中无人看照,我也因此烦恼不少。

但装上了小小电子监控器,家有风吹草动,立马就报警到手机上;屋顶花园安装了定时自动喷淋系统,再也不担心茵茵绿草、修竹绿树会猝不及防地干枯焦黄。

昨天的日子已越来越遥远,今天的生活继续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可以预见又无法想象的智能时代已经向我们走来,我们已经站在了AI时代的门边。

怀揣着感恩、感激心,珍惜当下,健强体魄,迎接伟大神奇的新时代吧。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