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此处添加文字
梦中的稻城之行(丹萍)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18-07-09 | 27 次浏览 | 分享到:

                      丹  

                         (一)
 


   


  八月初,朋友和叔叔酝酿了这次稻城之行,我的心飞翔了,来西昌多年了,我还没有去过稻城,如果成行,将实现我多年的浪漫之梦。 
  八月二日,我们放弃了在西昌城里悠哉地过火把节的计划,四个人(叔叔、朋友黄哥、陈姐、我)驾车一路狂奔,当晚在烟雨濛濛中赶到了木里县,偏僻、精致、干净的木里县城是坐落在群山之巅的一座小县城。
 
             

晚上我们落脚在陈姐的堂妹家里,好客的主人又请了一些当地的朋友一起来接待我们这群游兴浓浓的朋友,满满的两座人,热闹非凡。席间大家互相敬酒,互相问候,互留电话号码,好一派温馨,其乐融融。叔叔一个劲的打听着稻城的路线,沿路的景点,一老者和他交谈的很是投机。 
  我也忍不住听他们交谈,关心着沿途的旅程。同行的朋友则和一群当地的年轻人的交谈着虫草的辨认和价格,木里的经济特产风土人情等等。同时也谈到了去稻城的坎坷。那时候的我们豪气万丈,根本没听进去,觉得我们开的几十万的越野车,觉得那是风景区,路况不会很坏,欢歌笑语中我们结束了晚宴。 
  朋友请他的妹夫画了个明天的行程图,并请他详细地介绍了一路情况。我们还看了木里朋友的宝贵麝香,闻闻,摸摸,算是见识了。叔叔提议冒雨去逛逛木里县城,明天一早启程就看不了了。我们一行人撑着伞说笑着在街灯和细雨霏霏中踢踏踢踏的朝公园走去,到公园就把木里县城走完了,这个公园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大寺,寺庙顶上闪烁着迷人的霓虹灯,木里朋友说来了就要转经,我很自觉很虔诚的去转了三圈,仿佛感觉心灵平静静谧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司机朋友黄哥被叔叔的鼾声影响一夜未眠。他叫醒我们,趁着曙光我们开始赶路了,一路走我一路回头,给美丽的县城道别,心里想到不知何时能够再来此,不知何时能再见这儿热情的朋友。车在半山腰的云雾中穿行,车载音乐优美的在耳边回响,我们摇开车窗感受窗外空气的清新,感受大自然沁人心脾的馨香,感受特殊的环境里心境的空灵……谁都没说话,谁都知道彼此陶醉于这份意境!

 

                   (二)
 

  车就这么一路行着,天开始亮了,已经行驶一小时,我们感觉路面还是很平稳,油路湿辘辘的,我们都沉不住气了,司机朋友说,“不是路不好嘛,咋这么好哟?”我抢先说“是不是走错了”叔叔比较性急,刚说着他就叫停车,车没停稳他就问起了迎面而来的小伙子,结果证实我们走对了。这时候性格开朗,善谈的叔叔讲起了故事。 
  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故事,大概意思是“一群摄影爱好者开着几十万的越野车到藏区去,结果车陷入泥坑,那里人烟稀少,偏僻,住着十多户藏胞,他们几人推车,找石垫,可是车越陷越深,在几天后他们精疲力竭,吃喝都用完,大家绝望了决定不要车,几个人原途返回。这时候来了个藏族小伙,他一看就知道了,然而语言不通,费很大的力,比划半天,小伙子终于明白了他们的情况。于是小伙子说:你们等着,我去叫人来,我给你们带吃的来。几个人眼前一亮,又来了精神,巴巴的盼着小伙子来帮助他们,等啊等,还是没来。这群摄影爱好者开始后悔,开始怀疑,开始互相指责,开始绝望……就在无计可施之时,远远地来了一群人,他们激动了,觉得有救了,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  
  人群到眼前了,他们的表情,藏胞们看懂了,他们相互用自己的语言——藏语交谈着,商量怎样把车开出来。一会儿他们开始推车,填沙,可是仍然无济于事,车也越陷越深……
  天边只剩下最后一抹晚霞,大家的心紧张了,没有办法了。这时一个老者果断的让大家脱下身上的皮袍子铺在车轮下,司机上车启动发动机,其余的人继续在泥浆中推,就这样”叔叔突然不说了,我着急地问:“咋了?”,朋友们也关切是问:“咋了?”他哽咽着说:车子起来了,但是几十件皮袍全报废,藏胞们一身泥,看不清五官,什么也没说个个都转身走了,摄影爱好者们感动的泪流满面,要给他们一些钱,要留下他们的地址,但是他们都摇摇头,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们也感动的泪眼朦胧,叔叔也满面泪花,我们谁也无语,深深的感动着!

 

                     (三)
 

  我们沉浸在在感动中,行进的车开始颠簸,我们不约而同地向窗外看,看见四处修建中的水电站。车下所谓的路全部是大大小小的泥坑,车开过溅起的泥浆飞溅,甚至扑到我们的脸上,“快关窗”,陈姐大叫。路全是泥泞了,我的眼前还在浮现着藏民帮摄影爱好者们的那一幕。看着朋友和叔叔的神情都有些紧张了,多嘴的我也不敢说话了。这时叔叔又怀疑走错路了,大家也觉得该问问,一个藏民老汉过来比划半天,我们明白了他的意思:前面路好些,但是要过一座桥,否则就走便桥,但是要给钱,要不然要绕几十公里。我们向藏族老人道谢、道别,果然十多分钟后车路平整了,虽然是泥石路但是没坑洼。我们的话匣子又打开了,开车的黄哥说:解放前如果叫我嫁到这儿我就没法反抗。我说,现在让我来当县委书记我都是不会来的,四个人轻松的笑着……
  只听叔叔大叫当心,话音刚落,膨的一声车稳稳的停在了我们的线路转弯处,
  原来两个藏族小伙子骑着摩托,在上坡转弯处占了我们的道,而且车速飞快,突然看见我们的车转弯迎面而来时,他们躲闪不及,无法采取紧急措施,只有硬生生的撞上来。黄哥眼疾手快,拼命地打方向盘,但是还是撞上了,车的制动性能好,车停住了。那两小伙子反应快,躲闪及时,摩托车被撞得落花流水,我们的车也保险杠螺丝脱落,牌照有些变形。
  我们紧张得不行,赶紧下车询问小伙子受伤没有,有没有事。见他们没有受伤,严重受惊的我们六个人都松了口气。教书出身且一身正气,凡事都要搞个结果的叔叔开始教育两小伙子了:“你们要慢点,不要占道,你看我们躲你们车都横起停了,今天如果车况不好,司机反应不快,你们的后果很难想象啊!”小伙子惊魂未定,面露愧色,不住地说“对不起叔叔”,边说边推着破了的的摩托车走了。
  我疑惑了,他们咋不找我们的麻烦呢?这样的事情还没见过,以前司机黄哥开车翻倒在草坪上,草坪主人让他陪几千损失啊,现在他们什么都没说。紧张疑惑让我的心都茫然了。 
  叔叔镇定说,“走,上车” 
  车上陈大姐不停埋怨黄哥,大家心情都一样,怕出事,为了不影响司机的情绪,我悄悄的暗示陈姐不要说了,就这样我们的话题转到因为这类事被敲诈的不少事例,这时我才感到,虽然两个小伙子不懂交通规则,但是他们善良,可爱的藏胞啊,当时我心里可喜欢他们了。 
  车行中,我的心又迷茫了,前路漫漫,前面等待我们的路程还有多远,还有怎样的路呢?悔了,路是叔叔网上查的,情况是我打听的。但我只能心里想,不敢说出来,怕影响士气!

 

                   (四) 

  陈姐和黄哥也一脸的凝重,车内很安静。音乐不知何时停了,风趣的黄哥也被陈姐赶下驾驶室坐在我的旁边,我开玩笑地说“黄哥挨着我你踏实”“他笑笑说就是没挨着你才着急哟”。这时叔叔说“那座桥到了,下坡就是。只是路却越来越烂,把防滑的制动开启,还是黄眼镜你来开算了,陈姐已经心虚的不知道咋选路,而且盘旋而下的黄泥巴路已经让她头晕了。”这样又换师傅,对比而言,黄哥是老练,稳当,熟练多了。
  我们的话匣子又打开了,说着车到了正在施工的桥头,烈日下几个非洲人似的民工熟视无睹的干他们的活,根本不理会我们,我们怂恿叔叔快把记者证拿去,他们头也不抬,看也不看,反而开了架小型装载机堵住我们的去路,叔叔回到车上,我们商量怎么办?如果不让我们过去,我们就得返回绕道几十公里,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婆婆对我说的一句话“不要小看任何人,很关键时候乞丐还能救皇帝,我的天,现在民工放我们一马,都得求他们啊。我说”去给他们点钱”,黄哥也说“给几十元钱比我们返回强”,叔叔返回去继续和他们交涉,把身上的也不知道多少零钱全给了他们,这样我们顺利通过了。我不禁感慨,人不求人一般高,也感慨钱啊真是好东西。 
  我们应该走出三区向唐央赶路了,唐央过了就是东朗,东朗过了就到稻城,只是顺序这样,可是脚下的路,尘土漫天,大坑小洞,时不时撞到下底盘,我的心都揪紧了,偷眼看看陈姐她的表情也心痛,没有办法,越走心越迷茫,叔叔为了调节气氛给我们讲故事。然后,我们草草吃点干粮继续上路,车速只能在二十多码,见人还问“唐央往前走吗?”叔叔每问一次就自己说“前面不远噶”,回答者好像根本不懂公里数,都说是“嗯,不远” 
  就这样几小时后,路还是没尽头。 
  我们又问一老乡:“唐央到没有?”
  老乡说:“到了”。 
  “在哪里呢?”
  “这里就是唐央管啊!”
  “你知道稻城的路通吗?”
  “通啊,我们的松茸天天都送去的。”
  “远吗?”
  “不远。”
  “前面有油卖吗?”
  “有啊!”
  叔叔费力地又比又说的给他交流半天,心里踏实了,他舒口气坐到车上说:“走,没问题,前面去加油!”
  半小时后迎面来了一辆三菱车,叔叔又去问,司机说:前面路不通,过去就没有信号,没有油。路不通,有时候要堵几天。 
  这下大家心里着急了,咋办?都在问咋办?我想已经走了两天的路了,放弃可惜,可是走过去堵着出不来,车没油,手机没信号,天快下雨了,咋办呢? 
这时我拨通程红的电话,她们走过这路,她一听我的担忧就给我骂起了“去都去了,怕啥子嘛,车到山前必有路,过得去,沿路的村落里都卖油。”
  “这儿摩托车是挺多的哈,不卖油咋办嘛。”陈姐也接着说,就这样黄哥开动车说“走”。 
  我们又互相鼓励着走。后面的路却越来越好了呢,我开始猜测那人给我们说的话咋的呢?虽然路险坡陡,虽然云雾缭绕,虽然雷声隆隆,虽然雨点像豆子一般打在车上,我们却毫不在意的向着梦中的地方去。又到一个村庄了,又忙打听,原来我们跑过了,要倒回去向右拐的一条路翻山过去。问:东朗还远吗?她们回答:一截截就到。 
  黄哥果断的说:翻山,东郎去加油,就这样一调头,我们向着东郎方向开去,反正也不远了,这时候一股倦意向我袭来,眼睛咋也睁不开,沉沉的我竟然睡着了,真香甜的觉啊!

 

                     (五)
 

  只听叔叔说,不行,停下,停下,我去问问,原来车开到半山腰的三岔路的羊肠小道上,坡陡路滑,雨大的无比,不敢往前开是怕走错路,油箱里已经没有多少油了,估计还能开二十多公里,如果不出意外到东朗加油就合适。 
  就这样车停在半山腰,叔叔去找老乡问路,我们在车上等,几分钟后,雨越来越大了,黄哥说:不行,这老头一个人就去了,伞也没带我得去看看。 
  车上剩下陈姐和我,这时我想起干女儿告诉我的话,这些山林有野兽,狼也有,我感到害怕,就给陈姐说了,她也吓得不行,问我咋办。 
  手机已经没信号了,我们在车上一动不敢动,车停在一堆山体滑坡的软泥巴上,我们一动车就动,探同出头一看吓一跳,我们随时都可能滑下去,我不敢说,提议下车,可是大雨如注,陈姐却说不下,不要动,我叫她把车退一下,退到转弯处,她已经吓得告诉我不敢了,可咋办呢?问路的人半小时了,四十分钟了还不回来?陈姐不停地说咋办呢?我说摁喇叭,他们听见知道我们着急了,野兽听见可以吓跑,就这样清脆的喇叭声在大山里回响,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希望,不再那么害怕了。 
  果然一会儿两问路的回来了,他们说跑了四里地不见人,终于敲开一老人的门,他说,我们现在的路不能走,要朝反方向,叔叔提议,原路返回,我们到村里买点油,合适请个向导,或许住一夜明天再走。 
  六神无主的我们都认可,黄哥赶紧调头往回开,车还未开几步,大雨倾盆中一个摩托车带着一个人和我们相对开来,我们仿佛见到救星,争先恐后的问,小伙子到稻城往这儿走吗?远吗? 
  他回答说:不远,能走,你们跟我走就好了。 
  说着他的摩托已经到我们的前面,黄哥赶紧调头,结果匆忙中,后视摄像头撞没有了,黄哥还嬉皮的说管他的,只要出的去就走哟.高级的车到了这山路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我一看那摩托车手像职业赛车手,车跑得很快,我担心怕一溜烟跑了,我们跟不上,又不知道路在何方,加之摩托车上坐的阿妹的确很冷,风雨飘摇中她那滋味也不好受,我说干脆叫她坐我们的车,就这样这两兄妹带着我们在这羊肠小道上七弯八拐地前行。 
  幸好黄哥的车技好,心理素质好,车开得稳稳当当,还和我们开玩笑,话题扯到日本人咋能干得过中国人,这些地方让他来了就出不去。
  我们完全穿梭在原始森林里,茂密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沿路的溪流潺潺而流,满目的野花,满目的苍翠,可是这儿的路却是十多年前林业局拉木料的便道,叔叔和陈姐时不时下来捡木块垫路,时不时要把被雨水冲断的树枝折断,我的心啊,愁云惨淡的,叔叔的衣服全湿完,他脱下来专门给黄哥抹挡风玻璃前的雨雾,后来帽子也用上了。就这样走走停停。摩托车停下,小伙子告诉我们前面就一条路,往前走,那儿有几个伐木的老乡,他耽搁一会儿就来,就这样我们慢慢的又往山上拐,路好些了,可是太窄太窄,对面来个人都要选好地方才让的过,雨好像小些了,但愿啊,但愿就这样没有障碍啊,我心里不住的祈祷,也不停地往回看,看那摩托车来没有,好想他们来,心里踏实些,过不了一会儿他们来了。 
  叔叔是个节约惯的人,一般不会浪费东西,赶紧的下车要把一大包沙琪玛送给他们,我急了,心想前面咋样不知道,万一堵几天我们可咋办啊,连忙夺过来分一半放起。 
  我们感动他们的热心,感动他们的质朴。就这样他们在我们的后面,我们在二十码不到的前面。半小时后终于看见一个大的平地,那里用树皮盖了大小不等的几十间低矮的房子,有一群人在打台球,有几辆车停在那里,我们心里一阵窃喜,以为东朗要到了,突然听见有人说前面堵路了,都听见了,可是仿佛谁也不愿相信似的,好像认为是恶作剧的喊,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没有理。 
  我们继续往前开,虽然五点多一点,但是山里的雨天给人感觉马上就要天黑了,这时前面一个老人挡住我们的去路,不停的对我们说:不要走了。 
  开始我们还是有些不相信堵路,最后他告诉我们:他儿子的车刚才翻下去了,就在这儿,说着指给我们看,我们这时相信老人了,他说开过去走不了,后面又滑坡,我们堵在中间,万一晚上我们停车的上方泥石流,我们一个都活不了。我们赶紧叫老人上车,陪我们沿路返回那个村庄,原来,那个村子是藏胞临时搭建的窝棚,用于每年这几天家家户户老老小小来这里捡松茸、养牲口之用。   
  老人把我们带回他的棚居,院子用木条围隔。里面有嗷嗷叫的牛猪,再进去就是火塘,一家老小都围住里面,媳妇盘腿而坐为我们打酥油茶,一边还做饭,他们三个都会喝酥油茶,唯独我不会,但是主人家很客气,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喝,而后还是泡我们的方便面,叔叔和陈姐很好奇,好象忘记了危险,忘记了前路的未知,不停地询问他们的习俗,他们的子孙,他们的经济来源,不停地告诉他们孩子要上学,叔叔还把我们带的药拿出来,送给老人出车祸受了点皮肉伤的儿子。他们一家更加感动,一定要让我们在火塘处和他们一家挤着过一夜。

               

     
  可是,他们一家那么多人咋挤啊?咋都睡不下去,叔叔又开始打听路何时能通,老人说要看明天天晴还是不晴,如果晴的话花钱请人修,不晴就只有等了,唉!我们决定回到车上睡,幸好越野车宽敞,后两排放下来就睡两人,前两排的位子放下也能睡两人,老人家一家人把他们媳妇结婚的两床新被盖抱来我们四人用,我们睡在车里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山间溪流的哗哗声,偶尔的摩托车亮着雪亮的车灯,伴着车载音响驶过来,让我们感觉到我们还在人间,还有一丝美好尚存心间。黄哥很能够随遇而安,他给我和陈姐说,什么都不要说,就当旅游到这儿,人生多一些经历,明天再看。就这样我们慢慢地各自进入梦乡!

                  (六)

凌晨,传来牛的嗷嗷叫声,传来来往的摩托车播放出的流行歌曲声。早上六点,细雨还在霏霏。叔叔怕影响我们,也许想着昨晚黄哥开玩笑说的,这儿信号没有,纸笔没有,后来咋样不敢估量,每人还是在自己的手机上写点什么要交代的后事。所以叔叔就摁了半夜的手机。我和陈姐都睡着了,这时一睁开眼,还不想说话,叔叔就说去找藏胞们打听情况,看看怎么办。黄哥的心理素质最好,他还风趣的说,走不了就不走,反正这儿安全的,不急,陈姐也说都这样了别慌。我平时很性急,这时也是一脸的无奈,心想,会好起来的,会过去的,已经这样了,想办法吧!在车上蜷了一晚上的我们,想下车活动活动了。刚一下车,我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我的天,昨晚看不清楚,现在看见地上全是猪牛屎和着稀泥,这哪是人呆地方啊!藏胞们这时关切地来看我们,问寒问暖。还告诉我们:他们在给我们熬稀饭了。此时的我,异常感动,一股热流流进心里,暖暖的....... 
  叔叔回来对我们说,要马上告诉他们请他们修路,付一千元修路费,要不然他们全上山去捡松茸了,就没有人了。 
  我们也不知道要堵到何时。陈姐果断的说修,尽早得走。就这样叔叔到山顶去拍晨景,我们则到老乡的火塘边去和一个老阿妈神侃。她为我们打酥油茶,烧洋芋,熬稀饭。黄哥开始留电话号码,告诉他们有事到西昌一定通知我们,给他们传授致富经,告诉他们一定要让下一代去读书。 
  吃过早饭,陈姐提议去捡菌子。我们爬到半山腰,踩在千年的落叶上松松软软的,四处是参天大树,空气的清新,大山的幽静,枝叶的茂密,流水的叮咚,野花的鲜艳无不令人陶醉而浑然忘我,仿佛这一切都已经涤荡了心灵的尘埃。 
   黄哥说,这也算是我们旅游的一景点,能来这儿也是幸福的,陈姐从小在山里长大,从小就捡菌,她条件反射,很兴奋的踏进山里就忘记了一切,埋头捡起来,我和叔叔不识菌,不知是否有毒,就捡一种可以吃的树皮,这在城里是很昂贵的东西呢。 
   十点多了,我们担心停在那儿的车,也想下山问问情况咋样,于是,我们下山返回。看见老乡已经在为我们准备午餐了,为我们洗了一大盆干干净净松茸,准备中午做给我们吃。 
  此时,一辆摩托风驰电掣而来,通知我们路修通了。啊!我激动得腾地站起来,差不多心都要蹦出嗓子眼,我们三两步跑到车前,叔叔激动地和他们寒暄着说再见:麻烦……谢谢!并付给了他们修路的1000元费用,又特意老阿妈表达我们的谢意和衷心的祝福。陈姐买了10瓶高价汽油,我们终于上路了。 
  坐在车上,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阳光可人地透过枝叶斜斜的映在我的脸上,映在大家的脸上,随着树枝的摇曳,映在脸上的阳光在欢快的跳跃。我不觉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吸着这大山里的清新的空气,感受着这人间的美好,不觉嘴里也哼起了不知啥名的歌……

 

                 (七) 

  放松了的我,不知不觉地入了梦乡,那才真的到了稻城啊。蓝天白云,牛羊悠闲,一望无际的草原盛开着美丽的鲜花,我忘情的跳着,笑着,高吼着,草原我来了,稻城我来了,我那个激动啊,甜蜜啊,真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幸福充溢着我的整个心房…… 
   丹萍,丹萍,快快快下,啊,这是我的梦,叔叔高叫着我把我从梦中叫醒,我揉揉眼睛茫然地看着焦灼的他,他打开车门一把就把我揪下来,我还没站稳他就着急的把我拉向车后边,陈大姐已经在车前面骂司机黄哥了,我这时一看,倒抽一口凉气,我的天,原来我们车开过的地方是昨晚山体滑坡后的软泥,车子开来一碾压就往下沉,车子动一点就往下沉一点,黄哥想往山边打方向,这样车就像倒挂金钟,随时都有可能翻下去啊,我的冷汗不停的冒,叔叔跑前跑后地和陈姐捡东西垫,叫黄哥不要往山上打方向,把方向回转来,不忙发动车。看来这次很麻烦了,看着他们三个焦急的样子,我只有沉默,心里想:咋办呢? 
  这时悠扬的摩托音乐声在山谷间响起,飘然而至的摩托车驶到了我们面前,藏胞的到来,让我感到有了希望。果然,他们一到就给叔叔说车摆正,不要启动,已经很危险了,他们让我们捡树枝,越多越好。他们也帮忙捡,在车轮前面后面铺满树枝后,汽车慢慢地启动,由于树枝的作用,车开始慢慢地爬起来往前动了,在场的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过完烂泥后,我们激动地感谢藏胞,啊,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藏胞,也再一次让我懂得应该怎样感恩。 
  我心里默默地祈祷:但愿我们一路坦途到稻城啊。 
  接下来的旅途中,司机黄哥看见路面稍有危险的地方就让我们下去,他自己开车过去,他的这种举动,让我心中的感动再一次无以言表,这种发自内心的感动将永远永远萦绕在我的心中。生死攸关之际,他心中想着我们,把危险留给他自己…… 
  车到了山脚下的一个松茸收购交易点,这是一块很大的草坪,许多许多的藏胞看见我们的车到来,过来向我们打招呼,不停地对我们说:师傅慢点啊,慢点啊!叔叔在表示感谢的同时,见人就问;东浪有多远?得到的回答都是:不远,不远。是的,对于长年与大山在一起的藏胞来说,这点距离的确不远。对于迫切到达目的地的我来说,我觉得这个“不远”真是好远。 
  就这样我们开开、停停、问问,终于到了东浪。东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是到稻城的必经之地,到了东浪,稻城县城就胜利在望了。我们在这里几乎没有停留,问问路就继续往前赶。路顺河流而上,我和陈姐都很疲倦了,叔叔和开车黄哥继续吹牛……陈姐已经睡着,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啊! 
  下午四点车行在水泥路上,导航仪开始导航,快到县城了。叔叔为了提起我们的兴致让我们下车拍照。我们已经在草原上了,风虽然很大,可是陈大姐喜好摄影,她一步跨下车就开始摆姿势了…… 
  喔唷,车行中,一路上我们看见了杨树林,绵延一望无际,玉带样的河流紧偎着县城,秀美令人神往…… 
  在路上,我们的车捎了一个当地人,他告诉我们离县城就两三公里。可是,这时又出了意外,车胎爆了。我的天,后备箱满满的一箱吃穿用和叔叔的相机设备,只有慢慢的下完了,拿到备用胎开始换。黄哥的体力消耗大,身体欠安,这几天没有吃好,休息好,而叔叔不懂怎样换,我和陈姐一窍不通懂,我们又陷入了困境…… 
  上苍真是有眼啊,我们又得到了他人的帮助,我们捎的这个人是个开车师傅,他很在行,他主动帮助我们换车胎,一会儿就给换好了,叔叔连声向他道谢! 
  人啊,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也在帮助自己,回头想想这一路多亏了好心的人,特别是大山里那些善良、纯朴的藏民们。好人一生平安,我会将这爱的锁链一直延续下去,并告诉我的亲朋好友,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间将会变成美好的明天!我为所有心中有爱的人祈祷!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