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此处添加文字
冬夜( 鄢丹萍)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18-06-25 | 277 次浏览 | 分享到:
                                                       电视散文解说词
                                       
                                                             作者:鄢丹萍

  冬夜的空气中流淌着浓浓的愁绪。这愁绪丝丝缕缕将心紧紧裹住而有些窒息,寒意浸满全身。

   院子里两棵高大的芭蕉叶不再绿意盎然生机勃勃,而是耷拉着长大已经枯黄的叶片,尽管如此它还是会随着风晃动,尽管晃动得那么无力而丧气。

 尤其窗外这棵芭蕉,虽然它的枝头还挂着果实,在这寒夜里依然能感觉出它难免黯然神伤的憔悴。因为它知道这不是成熟的季节,也不是生长的季节,只能孤寂长久的矗立在半空中,虽然有所期待,却又只能无奈的站着,没有什么可以张扬的,也没有什么可以深埋的。

 

 那条说走就走毅然决然头也不回的大狼狗,真的就没有再回来,是对故园的不留恋还是对生命的漠视,还是没有人挽留,芭蕉树穷其一生也难以明白,但是它在长久的凝视那一堆冰冷冒出寒光的铁链,没有人去动动,一滩烂泥一样的摊在那儿,肯定不会太久便锈迹斑斑,无声的成为往昔……

 空荡的院落里满是冬的萧瑟。牵牛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爬满围栏的枯藤紧紧的互相依偎着深情的回忆往事如风。金黄的野草如形容枯槁病入膏肓的绝症患者,随时可以溘然长逝,来不及道别甚至于挥挥衣袖。在这冬夜我想看看它们,看看它们残存的风姿和月光下的最后一抹凄美。

一个声音传入耳际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虽然这是千古不变的佳句,虽然这是自然规律,但是我还是我见犹怜的看着这堆会涅槃重生的枯草,终将化为灰烬,成为新生命的养料而自己滋养自己。

 

天空中的半弯新月如勾安静的挂着,比任何时候都明亮,清冷的光辉洒在院落的每个角落,使院子更加落寞荒凉寂静而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因为风,因为霜寒,枯枝残叶上没有露珠,只是无以数计的星星特别晶莹剔透的在山顶苍穹散发出冷冷的光。我久久的凝视着像画家笔下浓墨渲染的海岸线一样的山峦,起伏错落有致,将天地隔开。黝黑的半山腰里那些散落的星光一样稀疏的孤灯,更显冬夜的深沉寂寥空旷寒冷……

 

 于我是知道这一夜终究会过去,这个冬也会过去,这寒冷也会过去的。这些枯草必然会重生而苍翠欲滴,这些芭蕉终会再生长一截,新发的叶片更会阴翳蔽日,它们的生命在经历无数这样的冬夜后才会更加鲜活动人。

 冬的夜幕中不是黑暗的,有些诗意的朦胧,有些薄雾如沙的神秘,特别有腊梅的幽香。那是一种碎金一样金黄色的小花朵,那是经历寒彻骨后的暗香,那是在无数冬夜的寒风里凌寒独自开的傲然。没有春花秋月的诗意,没有夏季绚烂的绽放,可是却别有余味在冬夜萦绕,久久的在冬夜中萦绕而没有散开去……

 

仰望浩瀚清冷的夜空是寒星冷月。视线所及大地苍茫,山巍峨的拔地而起伟岸,我却是那么渺小,天地一砂砾也算不上。压根儿就没有我存在的痕迹,没有我来去的足迹,更没有谁会在意去留。有那么多的人告诉我  “活着就是最好的……”活着就能嗅出冬夜里的腊梅漂浮出的暗香在沉浮萦绕,熏洗肺腑,吐故纳新容光焕发。

 期待总是美好的,幻想绿草如茵,夏花纷呈,秋语呢喃,这不是梦,这是自然使然。

 寒意在一阵紧一阵的袭来,踩着自己的影子,在斑驳的蓝花楹下迈着细碎的脚步,急速的想赶回室内躲避寒意。

 

远处有犬吠在一声传递一声的随风飘来。又起风了,摇曳的树影迷惑了犬的眼睛,徒劳的在嘶声力竭歇斯底里张狂着。其实此时只需要安静,而它永远没有这样的感悟和智慧,人又何尝不是呢?捕风捉影的将自己折腾得遍体凌伤一叶障目,最后将自己的意志丧失殆尽,而忘记了出发的目的。

返身身入屋手脚冰凉,轻轻告诉自己此时是冬夜,而我唯一只需要做的是安静的盖上被子暖和的沉沉睡去,做一个甜美的梦翻身继续睡到天明,阳光和春天自然会到来,这不是梦,真的不是梦……

(剧终)

 

 

 

鄢丹萍

生于1970年,四川简阳人。受家父的影响,自幼酷爱文学,十三岁就在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主办的《少年文艺》发表《我的理想》。

 先后在《少年文艺》《西南商报》《凉山文学》《资阳日报》等报刊发表数十篇(首)散文、诗歌。其中有散文《雷波行》入选《大美雷波》一书。散文集《沱江情》即将出版。现为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西昌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办公室主任。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