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小吃,你在哪里?(木隶)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18-07-12 | 5937 次浏览 | 分享到:

                        
                    作者授权 

 早二年生,在外呆上几日,便生起怀乡之情,最多的还是吃,少不了又说上麻婆豆腐、钟水饺、龙抄手、担担面,那正宗川菜似乎还位居二位。除了吃,你还会想起锦江,想起各种老老旧旧的院子巷子,想起天上的朵朵云映着美丽蓉城的一切一切。
  不知从何时起,朵朵云没有了,成都小吃也没有了,你吃的都是假的。你的心会开始发慌,朵朵云没有了尚可理解,成都小吃咋个也会没有了喃?以前的钟水饺店,在总府路,就是蜀都大厦街对门。每次去都人山人海,挤得心焦婆烦。但相当值得,那个味道会把所有的鬼火都驱走,你的头扎进碗里半天不得抬起头来。那个钟水饺给你带来的快感,首先来自饺子皮,相当的薄,相当的嫩,相当的爽,又不得破,你的筷子随便咋个搅哨,那个细嫩细嫩的皮皮就是不得破,把整个饺子的身形包裹得至善至美,而当你一口拦腰咬下半个身子,另一半饺子皮与饺子肉,相死相依,其情其景其味,感人至深,终身难忘。饺子馅与饺子皮相比,那个鲜与嫩,也是才子配佳人英雄配美女,强强联合,如火如荼,势不可挡。自从钟水饺店拆迁后,不知踪影何处,成都大街小巷总又偶见招牌,进去吃了便大失所望,皮皮硬哧郎哐,心心烦烦燥燥,有人说是大徒弟开的,有人说是二徒弟开的,可信可不信,可考可不考,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场景,恐怕永远也不会再现了。

     

  再说陈麻婆豆腐,以前,那叫一个不摆了,那个烫,从嘴巴到屁股,上下通泰得很;那个麻,又是一个不摆了,烫䁔身,麻开窍,嘴巴张起,眼睛鼓起,热气冒起,言语说起,整个是一种出神入化,天地彷佛绚丽多彩。现在你去吃,冷的,你进门还千叮咛万嘱咐,要烫哈,要烫哈,不烫我不吃哈!结果端上来,还是冷的!端上来的不是碗,是一个铁钵钵,铁钵钵倒是非烫八烫,里面的麻婆豆腐完全是冷的,经铁钵钵一烫,有一点点屁温屁温的,吃进嘴里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你去问立在墙角角的服 务女生,咋个还是冷的喃?说好的要烫的得嘛!咋个还是冷的喃?服务女生青青涩涩,不哼声,不答理,看看这边,看看那边,走了。
  又去吃龙抄手,当然是陪客人去。龙抄手在春熙路,孙中山塑像后面,占天时地利人和,生意兴隆,基本上以游客为主,南腔北调,南来北往,你坐在其中,感觉怪怪的,不像是在成都。放眼四望,闹轰轰,乱糟糟,桌上脏脏的,盘盘碗碗来不及收;地上滑滑的,塑料袋子瓶子来不及捡。等了二十分钟,龙抄手端上来了,六个,躺在清汤寡水的碗里,一幅阴丝倒阳的样子,看莫得看相,吃莫得吃相,闻一闻,汤的气气,不臭,也不香,咬一口,莫得期待中的那个惊喜,平平淡淡,平平常常,平平庸庸。一句话,莫得那个香。我说的那个香,是肉的香,皮的香,佐料的香,混在一起,经过腌制烹制而形成的能给感官带来快感的那个香,莫得,吃了,喂个肚子而已,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还绷起,对客人说,百年老店,百年老店,成都一绝。

        

  最后再说说担担面,原来在解放军电影院斜对门,拆迁后,不知搬到哪里去了,你走在大街小巷,你努力寻觅,很难,几乎,找不到,那个真正的担担面。招牌满天下,不知在哪家?记忆里,那个担担面的飘香,那个胖墩墩的小碗,那个冒冒尖尖的面条,那个香气杀人的臊子,直把你逼到死胡同,浑身湿热,遍体潮红,心欲静,气未歇,再来两碗,朝天厥!现在,你面前的担担面,粑的,冷的,沾的,不香不鲜,气死荷花老太太,怄煞先人板板,边边上的服务女生还瓜西西来上一句,该是好吃嘛!

         

  锦里有一条很小很小的小吃一条街,外地游客一个二个吃得屁股朝天,以为那就是成都小吃,根本就是烧卷烫糊,全是假的,真的哪是那个味道,转个身又一想,真的又去哪儿了喃?作为一个地道的成都人,我真不知道真正的成都小吃在哪里。渐渐的,沙县小吃红遍世界,重庆小面也走向全国,成都小吃,却在历史的大潮中,消声匿迹。我幻想,要是弄一条地地道道的成都小吃一条街,把真正的、资格的、正宗的味道请回来,长成都人的气,拿成都人的脸,该多好!可是,谁能办得到,喊口号可以,抓落实难呀!现在,朵朵云都要二出来二出来,成都小吃,你在哪里?

编者评说:

说成都小吃的昔日与今天,说成都小吃的美味与诱人,配上道地的川话,而且是川话里道地的成都话,读来亲切感爆棚.读着满篇吹着的“成都小吃”,嘴里的唾液不觉分泌了好些。看来作者是个道地的成都人,与我等不在同一个频道上。我等这类外来的成都人,觉得现在的成都小吃还过得去吧,作者直呼不是过去的老味道,真不知成都小吃的老味道是何等口感,真想体验!作者在吐槽成都小吃原味缺失时,不乏幽默感,让人忍俊不禁,也更想体验成都小吃的原味。作者对成都小吃的建设性意见值得首肯。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