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此处添加文字
从古希腊和古埃及的文化元素看人类认识史上的进步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18-04-26 | 373 次浏览 | 分享到:


              转自文化研究网站:
http://www.culstudies.com
                        
                      作者:苏 娜

   摘要

古埃及文明和古希腊文明是世界上古老的文明,这两段文明加起来,持续数千年,并有着一个时段的并行期。从时间上来看,古埃及文明早于古希腊文明希腊南端的克里特岛和埃及通过地中海这个天然通道互有来往,克里特岛凭借其地处埃及和希腊半岛之间的有利地理位置,成为埃及和希腊的贸易通道,也是文化交流的通道。人们可以在克里特文明的诸多文化元素中感受到古埃及的影响。古希腊文明在克里特文明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将古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古希腊文明联系起来,我们可以看到古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古希腊文明中一些文化元素的传承和变异。这种变异明显地显示出人类认识的变化和发展。

关键词

古埃及  古希腊  文化元素  变异  认识  进步


  古埃及文明是位于非洲东北部尼罗河中下游地区的一段时间跨度近3000多年的历史。


古希腊文明一般是指古希腊城邦文明,它是传承和发展了克里特文明和迈锡尼文明而来。

古希腊文明是古代欧洲历史的发源地,是欧洲灿烂文化的源头。古埃及文明和古希腊文明有着重要的联系。从地理位置看,它们各自处在地中海的南北两端,同属于海洋文明,

地中海位于欧,亚,非三大洲的交界处,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海。

从时间上来看,古埃及文明早于古希腊文明,但从整个文明的发展进程来看,历时三千多年的古埃及文明和历时约八百年的古希腊文明是有着特定的联系。在同属于海洋文明的若干个部族之间,地中海是他们来往、交流的天然通道,也是最佳通道。众多的历史著述已经记述了这个地区的历史发展。

希腊南端的克里特岛,公元前二千年进入了奴隶制时期。在进入奴隶制之前,克里特岛和埃及就通过地中海这个天然通道互有来往,以后,克里特岛凭借其地处埃及和希腊半岛之间的有利地理位置,成为埃及和希腊的贸易通道,也是文化交流的通道。人们可以在克里特文明的诸多文化元素中感受到古埃及的影响。

古希腊文明在克里特文明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同时和历时三千多年的古埃及文明还有着相当一段时间的并存期,无论横向和纵向都能够看到古希腊文明和古埃及文明的联系,这种联系是多方面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社会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古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古希腊文明中一些文化因素的传承和变异。这种变异明显地显示出人类认识的变化和发展。

 

一、从古希腊神和古埃及神看认类认识的变化

 

从古希腊留存下来的遗址和文化可以看到,其表现的内容多以神话为题材,而众神是古希腊讴歌的一个重要内容。以宙斯为首的奥林匹斯山神是希腊各城邦的精神支柱。

从奥林匹斯众神可以看出,古希腊时期处于多神教时期。

人类的宗教发展过程是:巫术——多神教——一神教是相继产生的。古希腊时期处于多神教时期。古希腊的神有多少,无从考据,但据留存下来的史籍记载有名有姓也多达数十位,古希腊时期已进入奴隶制时期,就人在自然界所处的地位来看,人已处于首要地位。在原始社会时期,动物的地位是高于人的,图腾崇拜的对象很大部分是动物。这个时期的人们不惜毁损自己的容颜模仿动物之特征,除维持生存所持功利意识外,在审美格调上,也有以模仿动物的某些特征为美的倾向。这一点,在今天世界上某些原始部落中还能找到佐证。

在长达三千多年的古埃及文明中,古埃及的神话和宗教是一个重要的内容,可以说,古埃及的神话和宗教是古埃及文明的支柱。由于时间跨度长,加之古埃及文明也是由这块土地上的各原始部族及非土著的延续、交融和传承而来,神话和宗教也没有形成统一的、完整的一个体系,所以,古埃及神话和宗教有其特殊的形式,并有着特殊的意义。从古埃及流传下来的神,结合考古和众多历史著述,我们可以看到古埃及神话的一些特征。

古埃及神话的九柱神系统

  拉(Ra):太阳神。

   舒(Shu):空气之神。拉的儿子,与泰芙努特生盖布和努特;

  泰夫努特(Tefnut):雨水之神。(女神),拉的女儿,舒的妻子

  盖布(GebSeb):大地之神。与努特生欧西里斯、赛特、艾西斯、奈芙蒂斯;

  奴特(Nut):天空之神。 (女神)盖布的妻子

  奥西里斯(Osiris):冥王,也是农业之神。

  伊西斯(Isis/Auset):奥西里斯之妻,荷鲁斯之母。(女神)大地之母,亦司掌生命。

塞特(Seth):混乱之神,战争、干旱之神,风暴之神。

奈芙蒂斯(Nephthys):死者守护神,阿努比斯之母。(女神)

其他神灵

阿蒙(Amon):主神。埃及的底比斯主神,底比斯位于开罗以南700千米的尼罗河的右岸,即今天的卢克索。

阿努比斯(Anubis):导引亡灵之神,护送灵魂通向另一个世界,外形为狼首人身。(人兽合一)

 荷鲁斯(Horus):复仇之神,王权的守护者,外形为鹰。(动物形)

阿顿(Aton/Aten):朝之太阳神(主要在埃赫那吞宗教改革时期所信仰之太阳神,随后被废除)。

  阿图姆(Atum):暮之太阳神。

  孔斯(Khons/Chons):阿蒙与姆特之子,月神,亦司掌医药。

  敏(Min/MenuAmsu):旅行者的守护神,亦司掌生产及收获。

  莫(Month/MentuMen Thu):司战争,外形为鹰首人身。(人兽合一)

  姆特(Mut/Golden DawnAuramooth):阿蒙之妻,司掌战争,外形为狮子。(动物形)

  图特(Thoth):智慧之神。 

  贝斯蒂(Bast/Bastet):猫神,象征着月亮的温暖和女性魅力力量。杀死了阿蒙拉最大的敌人混沌毒蛇安培普。(动物神)

  艾德乔(Edjo):蛇神,下埃及的象征及守护神。(动物神)

  海奎特(Heqet):蛙神。(动物神)

  凯布利(Khepri):圣甲虫,推动日轮之前行。(动物神)

  克奴姆(Khnum):公羊神。(动物神)

  沙提(Sati):大象之神,克奴姆之妻。(动物神)

  塞克荷迈特(Sekhmet):母狮之神。(动神形)

  塞勒凯特(Selket):蝎子之神。(动物神)

  索贝克(Sobek):鳄鱼之神。(动物神)

  其他神:

  安穆凯(Anuket):水神。

  阿匹斯(Apis):司丰饶及生产之神,外形为公牛。(动物形)

  贝斯(Bes):乐神。

  哈波奎迪斯(Harpocrates/Hor-pa-kraat;Golden DawnHoor-par-kraat):孩提时荷鲁斯的称呼。

  哈托尔(Hathor/Het-HeruHet-Hert):荷鲁斯之妻,司爱情及丰饶。

  伊姆贺特普(Imhotep/Imouthis):医药及塔的守护神。

  马特(Maat):正义及秩序之神。

  奈斯(Neith/NetNeit; Gold DawnThoum-aesh-neith):司智慧及战争之神。

  奈荷贝特(Nekhbet):上埃及的保护神。

  布塔(Ptah):创造之神。

  奎特(Qetesh):司爱情及美丽之神。

  塞克(Seker):司光之神。

  荷鲁斯四子(Four Sons of Horus):冥王身体的守护者。

  艾谢特(Amset):荷鲁斯四子之一,死者肝脏的保护者。

  哈碧(HapiGolden DawnAhephi):荷鲁斯四子之一,死者肺的保护者。

  杜米特夫(DuamutefTuamutef;Golden DawnThmoomathph):荷鲁斯四子之一,死者胃的保护者。

 奎本汉穆夫(Qebhsenuef):荷鲁斯四子之一,死者肠的保护者。

以上神灵,在各种版本中有一些变异。

在现在总结的这些神中,我们可以看到哪些信息呢?

古埃及神话是古埃及文明的标志之一,古埃及神话是人类最早产生的神话之一。上面的神的排列并非依照神产生的先后顺序排序,而且无从考证埃及神话中各种神产生的先后顺序。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只从这众神中看到:

其一:这里有动物神、动物形神、人兽合一神,人神同一神,女神。在远古时代的古埃及人的碑文上,神明还不是人的形态,而是由动物或其他事物表示。

其二,随着历史的发展,在奴隶制已经形成的历史阶段,古埃及神话时期显然还没有脱离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的时期。而当埃及的各部落逐渐统一时,法老在国家和人们的心目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法老的形象被神明化,过去的神明是动物,于是,古埃及人开始把过去的动物神明和人组合,形成了半人半兽神。而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以人的形象出现的神明也出现了。在古埃及的神庙和陵墓中,除了各种形态的神明的形象外,我们还看到了大量的奴隶劳动者和工匠,这是不带丑化和歧视的劳动者的形象,当然也看到了以人的形象出现的神。一个有意思而又有意义的现象,也是古埃及神话和宗教的一个重要特征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上面的古埃及的神明既有动物神,也有半人半兽神,也有人神合一神,女神,而这种状况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在共存,并不是依次淘汰,逐次替代的。这是历时几千年的一部活历史,它告诉了人们古代埃及的宗教发展过程,告诉人们半人半兽的产生过程,告诉人们对人的认识的过程。尽管世界上很多地区的民族在发展中都经历了动物神,半人半兽神的过程,并且也发展到以人为神明的情况,但这个发展、认识的进步的过程是不完整的,而在这里却完整地显现出来。虽然古埃及没能向后人展示一种完整的、能够完全自圆其说的神学体系和哲学体系,但它向后世提供了神学体系产生的过程,神明由自然崇拜和动物崇拜、万物皆神的状态向神明由人担当的过程。为后世特别是古希腊多神教和后来的一神教的产生提供了神学基础,为人类由维系生成发展到寻求精神世界的填充物提供了一部生动的教科书,向人们提供了一部人类由氏族社会向奴隶制过渡时期和发展时期的认识史。

其三,在上述的古埃及的神明中,我们还看到:从人类的认识史看,人对自身的认识很明显是逐渐过渡的。同时,女神的出现,表明了女性在由氏族社会转向奴隶制社会中仍然占有重要位置。当然,奴隶制时期的女神是和占主导地位的男性王权联系在一起的。

 

在迈锡尼文明之前,希腊南端的克里特岛公元前二千年进入奴隶制时期,克里特岛上建立了克诺萨斯宫殿,宫殿里供奉的神有一个是身材窈窕的女神。女神戴着有花纹的平顶圆帽,穿着像伞一样张开的层叠的长裙。可以看到,这时的神的形象已经是人的形象。

克里特文明时期,古埃及“人神同形同性”(这时的的“人神同形同性”还不能完全等同于后来的古希腊的“人神同形同性”)一部分认识被传承下来。

女神的形象被传承下来。

雕刻和壁画中劳动者包括工匠的形象被传承下来。

“人兽合一”被认为是怪物,“人兽合一”被认为是人类的耻辱。

 

古希腊时期,“人神同形同性”的认识被传承下来,

女神的形象被传承下来。

克里特文化时期的神话传承下来并得到了丰富和发展。

克里特神话和古希腊神话的合成神名:

如:第一代神

该亚大地女神(第一代神后) 

乌拉诺斯天神(第一代主神) 

 第二代神: 

克罗诺斯(众神之王)

瑞亚(众神之后)

三个女神是: 

赫斯提亚家灶女神(又称火焰女神) 

迪墨尔农林女神 

赫拉嫉妒及家庭女神(第三代神后) 

三个男神是: 

哈迪斯冥界之王(冥王) 

波塞东海洋之王(海王) 

宙斯天神(第三代众神之王) 

 

第三代神: 

由宙斯统领的第十二大奥林匹斯众神

宙斯——众神之王(天神) 

赫拉——众神之后(天后,宙斯的姐姐也是他的正妻) 

波塞东——海洋之王(海神 宙斯的哥哥) 

迪墨尔——农林女神(宙斯的姐姐也是宙斯喜欢的女神之一和宙斯生了春天女神及冥后(冥王的妻子)泊萨福尼。) 

阿波罗——太阳神(宙斯和黑夜女神勒托所生) 

阿尔逖弥斯——月亮女神(宙斯和黑夜女神勒托所生) 

雅典娜——战争及智慧女神(宙斯和智慧女神墨提斯所生) 

阿芙洛狄忒——爱情女神 

阿瑞斯——战神及军神(宙斯和赫拉所生) 

赫准斯托斯——火神及锻铸之神(宙斯和赫拉所生) 

狄俄尼索斯——酒神祭狂欢之神(宙斯和塞莫勒公主所生) 

赫耳墨斯——众神的使者,也是商业 旅游和贸易之神(宙斯和风雨女神迈亚生) 

 

  由第一代神到第三代神可以明显地看到人类由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转变的过程,同时从神话的内容也可以看到第三代神脱离原始氏族社会并与奴隶制度的紧密联系。

  从第三代众神看,虽然女性在十二大主神中仅占五位,赫拉(天后)、迪墨尔(农林女神)、阿尔逖弥斯(月亮女神)、雅典娜(战争及智慧女神)、阿芙洛狄忒(爱情女神 ),但从众神所掌握的权利和所施职责来看,女性的地位仍然是重要的。

 

古希腊时期,人神完全同形同性,但男神和女神的形象绝对是人中精品,而且古希腊时期,人和神的形象表面上是一样,但神的形象和人的形象是完全能够区别的,这不仅仅是神的外在形象的模式化,更重要的是神的形象的精神体现非常鲜明。这种人神完全同形同性的过程说明了什么?德国近代客观唯心主义哲学家黑格尔在他的《美学》中分析说:“在印度人和埃及人中间,一般地在亚洲人中间,我们看到动物或至少是某些种类的动物是当作神圣而受到崇拜的,他们要借这些动物把神圣的东西显现于直接观照。因此,在他们的艺术中动物形体形成了主要因素,尽管它们后来只用作象征,而且和人的形状配合在一起来用,再到后来只有人才作为唯一真实的东西而呈现于意识。只有到精神达到自觉的时候,动物生活的昏暗的内在方面才不再受到崇敬。”(朱光潜译 黑格尔《美学》第二卷 179——180 商务印书馆19791月第有版 注:文中虚线由本文作者所加)

黑格尔的话精辟、准确地分析了人从图腾崇拜到人崇尚自身的过程。

古希腊时期已经过渡到多神教时期。

  在古希腊,众神各施其职,受到人们的崇敬,同时各个城邦还有自己所崇敬的神,建有自己的神庙。在神参与的各城邦的争斗中,人们忠实于自己城邦的神,同时将一切都归于神的安排和命运使然。无论失败还是胜利,无论艰辛还是顺利,无论幸福还是痛苦,都是神注定的。即使对神不满,也没有敌对情绪和反抗意识。《荷马史诗》中曾说:“神给可怜的人以恐惧和痛苦,神自己则幸福而无忧地生活着。”这里可看出人们对“给可怜的人以恐惧和痛苦”的神的不满,但却看不到对神的反抗和敌视,有的只是对神所安排的命运的接受。这在古希腊神话故事和悲剧中都能看到。

  从古埃及和古希腊时期的神来看,这是人类一种信仰的起始、产生、发展、沿袭、传承、进步、变化、再发展的过程。也是人类认识史的发展过程,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类认识史发展的轨迹。

二、从古埃及与古希腊神明形象的变异看人类认识的变化

从上述古埃及与古希腊神明的列表中可以看到,古埃及与古希腊神明肯定是有着明显的变异的,这种变异从整体看明显地显示着人类认识的进步。但是具体的变化过程,人们是不是能看到呢?仔细观察古埃及与古希腊神明,我们也能从一些个体的神明中看到这个有意思的变化过程。

1、动物神明的变异

在古埃及和古希腊,一些动物神明仔细对比,会发现一些变化的迹象。

牛神

古代埃及,有对动物牛的崇拜,在埃及的主要神明中,牛神阿匹斯(Apis):是司丰饶及生产之神,外形为公牛。而且,对牛神的崇拜发展为对牛神的外貌作了特殊的处理。如:根据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约公元前484——425),的记载,“孟斐斯的牛神阿比斯(Apis)必须是一头黑牛,在额头长着白色三角,在背上立着一头雕,尾巴上长有两根羽毛,而舌头上长着甲虫。”(《古埃及宗教十讲》亚奇伯德亨利萨伊斯(1845—— 1933年)出版社:黄山书社  第五讲 动物崇拜(5)电子版)

亚奇伯德亨利萨伊斯认为“但在平凡的动物身上,仍体现了部分神性。由于任何一头牛都是神明的化身,古埃及人对全体牛群都怀有宗教的敬畏。”(《古埃及宗教十讲》亚奇伯德亨利萨伊斯 出版社:黄山书社  第五讲 动物崇拜(5)电子版) 埃及的一些地方,还有牛的木乃伊,同时有它们的墓穴。

猫神

猫神,贝斯蒂(Bast/Bastet),在古埃及神话中,她的形象有多重变化,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女神贝斯蒂(Bastet)就被描绘成猫头人身的女人,被当作丰产和康复之神加以崇拜。也说她象征着月亮的温暖和女性魅力力量。她战胜了太阳神阿蒙拉最大的敌人混沌毒蛇安培普。她也被认为是恶魔和一切灾害危难的克星,她的形象被作为家庭的守护神,守卫着每一个家庭的幸福安康。在古埃及民众眼中,猫是神明的化身,亵渎了神明罪无可赦。

猫神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据说在古埃及,如果房子着火了,人们只想着救出家里的猫。在古埃及,猫是不能带出国的,否则将被判死刑。即便是无意中杀死了猫也会被处以死刑。如果一只家养的猫意外死亡,全家都要把眉毛剃掉以示哀悼。和牛一样,在埃及也发现很多猫的木乃伊及墓穴。

蛇神

在古埃及,蛇神也有多种,

艾德乔(Edjo):蛇神,下埃及的象征及守护神。在古埃及,人们把蛇看作君主的保护神。

古代下埃及的国王把代表下埃及眼镜蛇融会到国王的称呼以及表示王权的徽章上。国王额头上的眼镜蛇被看作是魔法无边的女巫,眼睛蛇还被描写成太阳神拉的眼睛,她通过喷射火焰和毒液来保护太阳光盘。

蛇神,瑞奈努泰忒,(Renenet)孕育之蛇,好运之神。人们向她祈求丰收,顺产和美好的未来。

  在古埃及,不同的地区对蛇神的称呼不尽相同,蛇神的神功也有一些差异,但蛇的神圣地位是不可置疑的。

 

而在克里特文明时期,也包括希腊神话时期,牛的地位在悄然地变化。

在希腊神话中,克里特岛米诺斯王国的产生是和牛有关系的。

众神之王宙斯到人间偷情。宙斯看见腓尼基(Phoenicia,今黎巴嫩)国王美丽的女儿欧罗巴和女伴在海边玩耍,宙斯大为动心,于是让自己的儿子畜牧之神赫尔墨斯在长滩上放牛,自己则化身为一头白牛混在其中。将欧罗巴拐到了风景优美的克里特岛。他们在这里生育孩子,其中一个就是米诺斯国王。

此时的牛等不少动物已由人类驯化,动物已经失去了它的神秘感,而神(与人同形同性)可以随意变成需要的动物。

克里特岛米诺斯王国有一个牛头怪怪物米诺陶洛斯Minotaur

克里特岛的米诺斯国王请求海神波塞冬赐给他一头纯白色的公牛,以使他可以把这头牛作为祭品回献给波塞冬。波塞冬真的从海上送给他这样一头牛,此即著名的克里特公牛。因为这头牛十分漂亮,后来米诺斯违背了原来的诺言将其藏匿起来,而献祭了另外一头牛去蒙骗波塞冬。波塞冬大怒,就让米诺斯的妻子帕西淮疯狂地爱上了克里特公牛。帕西淮借助著名的建筑师代达罗斯,化装成一头母牛与此牛交配,生下了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叫米诺陶诺斯。后被雅典王子特修斯杀死。
  波塞冬又使公牛发疯,横行于克里特乡间。几经周折,克里特公牛到了迈锡尼国王欧律斯透斯手中,欧律斯透斯后来释放了克里特公牛,一说是因为赫拉拒绝接受此牛作为献给她的祭品。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两点关于牛的信息:
1)牛在此时作为献祭用的祭品。
2)克里特岛的米诺斯国王之妻与白色公牛的后代成为了著名的牛头人身怪物米诺陶洛斯。

克里特文明时期出现了一个重要的女神,这里的猫和蛇尽管带着神明的含义,但在人神已经开始同型同性的克里特文明时期,动物的神明已经开始伴随在以人为神的身边,成为一种附加物了。米诺斯女神,女神以一个少女的形象出现,穿着美丽的层叠的长裙,带着小圆帽。头上的小圆帽上站着一只猫,上举的双手各握着一条蛇。
                                
                                         
  这里的猫和蛇尽管带着神明的含义,但在人神已经开始同型同性的克里特文明时期,动物的神明已经开始伴随在以人为神的身边,成为一种附加物了。

在古希腊神话中,动物已经是人类的附属品。在神的雕像中,动物鹰往往附着在天神宙斯身边;孔雀往往附着在天后赫拉身边;由虎豹拉着的车上有时坐着酒神狄奥尼索斯,兔子或鸽子时常伴着爱神阿芙洛狄忒……

在古希腊,蛇甚至成为恶的化身。

比如,古希腊神话人物美杜莎。美杜莎是希腊神话中的怪物。原为美女,因冒犯女神雅典娜,头发变成毒蛇,面貌奇丑无比。谁被她看一眼,就立刻变成石头。后被宙斯和阿戈斯国公主的儿子英雄珀尔修斯杀死。

古希腊神话中有古埃及神话的影子,但却有着明显的不同的内涵。

2、半人半兽神明的变化

古埃及时期人兽合一形象是神,是受到崇拜的。而克里特文明时期人兽合一形象内涵已经变异。

将目光上溯至古埃及时期,在修建于4500年前的一个金字塔旁边,伏卧着高达二十米的巨大石雕“司芬克司”——人首狮身像。这是死后的卡夫利法老王的纪念像。在人们的心目中,法老也是神,而在古埃及,这种人首狮身像并不只在一个地方出现,其数量之多也是令人惊叹的。人首狮身像有男人头,也有女人头。这些人首狮身像兽身部分躺在地上,上身的人首部分却昂首立着。

同时还有羊头男人身的克纳姆神,鹰头男人身的赫鲁斯神,母狮头窈窕女身的肖克米特女神等等。这些“人兽神合一”形象来自于原始人的图腾崇拜,“图腾”一词来源于北美印第安语"totem",意思为"它的亲属"“它的亲族”、"它的标记"。在原始人信仰中,人和他们赖以生存的某种动物或植物,本是同一祖先,自然可以互相转化和组合,并且具有神圣的地位。

由原始社会进入到阶级社会,古埃及各原始部落中一些神圣的图腾形象在宗教中被承袭下来,成为“神”和权威形象的基础。所以,神是“人兽合一”形象,君王法老也是“人兽合一”形象,这种“人兽神合一”形象的出现自然比原始氏族社会时期单纯的动植物图腾崇拜进步多了。

关于人首狮身像,特别是在金字塔旁边,伏卧着高达二十米的巨大石雕“司芬克司”——人首狮身像,从统治者的角度看,其意义非同寻常,狮是勇猛大型动物,就体力而言,人不能与狮相比,但狮身上是人首,其自然取其象征意义。从人脱离动物图腾的从属地位而言,黑格尔有其独到的见解,他认为:人首狮身像“人的精神仿佛在努力从动物体的沉闷的气力中冲出,但是没有能完全表达出精神自己的自由和活动的形象,因为精神还和跟它不同质的东西连在一起。”(朱光潜译  黑格尔《美学》第二卷 第77页 商务印书馆 1979版)

这里至少有几层信息:

1)动物图腾不涉及到精神。

2)半人半兽(人首狮身)将人的上半身和动物的下半身结合起来,借用人的精神上的优势和动物体力上的威力来树立威权。人已经意识到自身的精神力量和威权。

3)人首狮身像虽然显示出了人的精神力量,但人的精神要完全表现出精神自己的自由和活动形象,必须与它不同质的动物体分离,形成统一的人的整体形象。

从图腾崇拜发展到人首狮身(半人半兽),再到人神合一,半人半兽崇拜阶段可以看作是人从动物图腾向以“人神合一”的过渡阶段。这个过渡阶段也是人类以人为中心的多神教和一神教的产生的必经之路。

 

在古希腊神话中,也出现过古埃及那样的人首狮身兽。这就是著名的斯芬克斯之谜” 

特拜城正遭受一场灾难,狮身女人面双翼的怪兽曾盘踞在城外的一条必经之路上,向过路的行人问一个谜语。谜语的内容为: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晚上三条腿走路?过路的人没有猜中,斯芬克斯就将其吃掉。

于是特拜城陷入恐慌之中,此时,恰逢避开神谕从此路过的俄狄浦斯知晓,于是他去回答怪兽斯芬克斯的谜,""。俄狄浦斯答对了,于是就把这怪兽斯芬克斯抛下了悬崖。(一说是:斯芬克斯羞愧万分,跳崖而死)此时的俄狄浦斯是被作为英雄来赞颂的。

这里的狮身人首兽丝毫没有神圣、崇高的影子,而是一个提出谜语的怪物,是一个吃人的怪物。

希腊神话中还有半人半马的人兽合一形象,上半身为人,下半向为马,半人马居住在位于希腊中东部屏达思山和爱琴海之间叫做忒萨利和阿耳卡迪亚的地区。他们一般被描写为粗野、狂暴和不讲道理,他们一般被作为野蛮的代表。

希腊神话中的森林之神萨堤是长有公羊角,腿和尾巴的半人半羊的怪物,耽于淫乐,性喜欢乐。

(半羊人农神和狩猎之神潘除外。)

从这个过程可以看到几点:
  (1人兽合一的形象已经被人类自身否定。半人半兽被认为是怪物或野蛮的代表。
  (2)在古代埃及被奉为神明的公牛,在克里特文明时期已作为献给神明的祭品。尽管祭品也有严格的要求,并不是所有的动物都能成为祭品,但起码牛的地位已经不是供人膜拜的神明。
   经考古发现,公牛在克里特人宗教的仪式中起着重要作用。模仿牛角而制的各种模型与公牛的图案,在神堂的顶上和神堂内都能见到。例如在供物台上陈列着牛角,在供物桌上画上牛等等。      
   显然,这里克里特时期的牛已经和古埃及时期的作为神明的牛已不在同一层面上。
  (3)克里特时期的壁画中出现了逗牛图。1900年发掘出的一幅壁画,壁画绘着一个年轻人在向前冲的公牛背上翻筋斗。这种在公牛背上翻筋斗的壁画,显然并没有把公牛作为神明来膜拜。

研究表明,古希腊时期,人们已经在嘲笑埃及的动物崇拜。尽管并不能排除古希腊也存在动物神明,但古代希腊的动物神明和古埃及的动物神明已经有所区别。而古希腊人对古埃及人的动物崇拜的嘲笑,实际上反映出了人们认识的进步。无论怎样,从上述神明的变化中,我们至少看到了人类的认识由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到对人类自身崇拜的过程,同时这个过程明显地表现出人类认识的阶梯式的进步。

 

三、古埃及和古希腊绘画雕塑所显示的人类认识进程

古埃及留下了大量的浮雕和壁画,浮雕和壁画是埃及陵墓、神庙装饰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这些浮雕和壁画反映了当时社会生活的一个侧面,也留下了古代埃及人的精神状貌。经过长期的发展,在众多的浮雕和壁画中,古埃及的浮雕和绘画中出现了奴隶劳动者和工匠。奴隶劳动者和工匠的出现,是古埃及人们思想意识领域上的一个巨大的变革。尽管古埃及的艺人社会地位并不高,在进行艺术工作也是神圣的宗教工作的同时还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但在绘制劳动者的形象时,起码从外表上没有贬损的表现,同时还获得统治者的认可,这是值得重视的。

从已经发掘出来的人类远古时期的洞穴壁画和发展到阶级社会初期的雕刻与绘画看,出现在人类手中的画面表现为图腾崇拜,生殖崇拜,带有神秘色彩、巫术性质的生存竞技,以及神的威严和权威的象征……

而单纯的以奴隶劳动者和工匠的形象出现在画面上,没有附加多少神秘和威严、严肃和不可亵渎、不可轻慢的含义图像,这是人类认识史上的一大进步。这些形象让制作者、观者精神上轻松了许多。更重要的是,由此开始,雕刻和绘画及至更为广泛的文化、艺术领域,在慢慢地、不知不觉间进入到一个更为广泛的、更为宽广的思维空间的时期,进入到容纳更多内容、包容更多思维的空间的时期。

所以古埃及雕刻和绘画中出现奴隶劳动者、工匠等形象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历史转折点。(远古人类洞穴壁画中出现的狩猎人和这里的奴隶劳动者和工匠的意义非在同一层面上)人类每前进一步都是思想意识领域里的一次大变革,这一步都成为承上启下的一个重要历史阶段,在实际发展过程中,这一步是缓慢而逐渐地发生的,缓慢而逐渐地变化的。

 

在希腊文明之前,希腊南端的克里特岛承袭了古埃及雕刻和绘画的特点,在克里特岛上的克诺萨斯宫殿里发现了精美的壁画和雕刻,其中有渔夫、百合花王子,有逗牛图、有工匠……

 

  从现在的古希腊雕塑中人们不难看到,古希腊文化时期有神的的雕像,也有人的雕像,这些雕像从审美角度看,都是完美的。同时,这些神和人的雕像有了另外的表现形式。外表上无论神还是人的雕塑都有裸体和非裸体之别,有男性与女性之别,精神上也有了新的体现,就神与人的雕塑而言,神与人的雕塑是有区别的。在奥林匹斯众神中,如果古希腊的雕塑者“要突出思索力的较高的意蕴,一种内心生活的严肃时,一般就不让自然的东西占上风,他们总是雕出服装”。(朱光潜译,黑格尔《美学》第三卷上册160页。商务印书馆 1979)在女神之中,不穿衣服的只占很小的比例。在男神中,天神庙斯是穿上衣服的,其他的神也在一定程度穿上衣服。小爱神是不穿衣服的,他的肉体和精神都是天真自然的。爱,美和欲望之神阿芙洛狄忒有些雕塑者将其雕塑成裸体,也有的把她雕塑成非裸体的。但其雕像的宗旨是表现爱神的精神和其美的外表。

  神和人的雕像区别在,“神和人的主要差别在于神们在表情上超脱了尘世的有限可朽事物的焦虑和情欲”,“在身体形状上也不仅把人的形体的有限特殊因素清洗干净,而且也把涉及感性生活需要的因素摆脱掉。”(黑格尔《美学》第三卷上册174——175页)

  神作为人形,可以有裸体的,并尽量表现出身体的美,作为普通人的雕像更应该表现人体的美。但这并不等于希腊人在日常生活中不穿衣服,相反日常生活中希腊人是穿着衣服的,参加奥林匹亚运动会人们是不穿衣服的,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参加古代希腊的奥运会,只有男子才能参加,就连观众都只限于男性,说明古希腊人对人体的赞美并不仅仅只是以展示裸体为标准。何况,古代希腊的奥运会上斯巴达人首开不穿衣服进行竞技运动的先河时,并非以展示裸体美为目的。展示裸体美也经历了一个长久的过程。在这里应该强调的是,不论神或人的雕像是否穿衣并不是特别重要的,重要的是古希腊文化时期,人在社会生活中已经占据主导地位,动物已经是附属地位了。这是人类思想意识的一大转变。

  在人体雕像中融入精神和气质,这些精神和气质根据雕塑的内容明显地显示出或典雅、或高贵、或温柔、或平和、或追求、或执着、或坚韧、或顽强等特征。

  这是人类有了对自身的认可和以人为神之后显示出来的气质,是人神合一之后显示出来的气质,这些气质既是神的气质,也是人的气质。从这个角度来说,人神合一的多神教是人类认识史上的标志性进步,是人类认识史上的里程碑。

 

  到目前为止,从考古及留存下来的各种文化元素看,人类各民族在奴隶制多神教时期,古希腊文化要算是最完整的多神教文化,围绕多神教而出现的信仰、神话、雕塑、绘画、节庆、舞蹈、民俗、寺庙、戏剧、甚至哲学、国家体制、人们的认识等各个领域都和多神教联系在一起,神无处不在,同时这种以多神为主的多神教宗教成为希腊人的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他们的精神依托,所有的“艺术创造和发明本身就是一种宗教活动和宗教的满足”,(黑格尔《美学》第三卷上册,商务印书馆,1979,第180页)创作者和观赏者都自觉地全身心地参与其中,这成为他们重要的公共活动,是一种全民的自觉的行动,甚至希腊各城邦为了某一个和众神有关的活动而彼此放下武器,离开战争,(如始于公元前776希腊奥林匹亚运动会,其实这种集会在公元前776年以前已存在若干年,只是没有固定日期而已)。这种对多神的敬仰和崇拜是真诚而严肃的,这可以从古希腊各种文化形态中看到。

 

  古希腊时期的多神教文化发展得如此灿烂和辉煌,是人类历史上各民族多神教文化中绝无仅有的。这和地中海周边的古埃及、爱琴海文明是分不开的,和周边各部族的海洋文明是分不开的,而它的传承和发展也得益于此。现代和当代的欧洲文化仍然热衷于古希腊的多神教文化,持续不断地以多种形式和多种方法对古希腊文化进行再创作、再利用,再发挥,可见古希腊多神教文化的艺术魅力。

  或许,在人类的发展中,由古希腊发展到极致的人类在特定时期产生的多神教文化,这种以人为主体的多神教文化的多角度、多视觉、多侧面、多选择性对人的思维有更多的启迪吧。


 主要参考文献:

《古埃及宗教十讲》

作者:(英国) 亚奇伯德亨利萨伊斯       出版社:黄山书社

《剑桥艺术史》作者:苏珊·伍德福特安尼·谢弗—克兰德尔罗莎·玛丽亚·莱茨 中国青年出版社 1994

朱光潜译《美学》 黑格尔  商务印书馆 1982

《西方哲学史》罗素 商务印书馆 1982

《欧洲文学史》杨周翰 吴达远 赵萝蕤 主编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9

《基督教的起源》罗伯逊著 北京三联书店,1958年版,1984年第二次印刷

                                                                                              
                                                                                                                                                            2012年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