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探险,中国商人破解旷世奇谜( 东木 )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20-04-15 | 5671 次浏览 | 分享到:
                                                                                      东 
                                                                    天府茶话会公众号推荐

          故事梗概:土耳其西南部有一个小岛,叫根哈岛,十分美丽。然而,民间关于该岛却流传着一个可怕的魔 咒,称之为恶魔之岛,谁上岛谁就会死。但奇怪的是,岛上的居民却生活得无忧无虑,十分健康。20045月的一天,一个中国商人偶然登上该岛,果真 应验了魔咒之说,险些丢掉性命……


                         快乐探险

        王茂从小生活在四川沱江边上一个小镇。1995年侨居秘鲁的叔父,劝他到海外经商,并协助他办理了一切出国手续。在叔父的支助下,王茂很快站稳了脚跟,并有了自己的公司,专营海产品买卖。

 

         2004417日,王茂从格鲁吉亚来到土耳其的达特洽市,作一次短期商务考察。土耳其西南部的达特洽市,紧靠地中海。这里岛屿众多,海产丰富,风光旖旎,特别是它无处不在的温泉,更让达特洽市闻名世界。王茂十分留恋,考察结束后,他决定放松一下,打算找一名当地人作向导,到海上玩玩。


        “去哪个岛?一名土耳其人用英语问他。王茂拿着旅游地图,望着达特洽市周围密密的海岛,一时拿不定主意。


        “去罗达岛吧。那是达特洽市海岛中最著名的一个,风光最为迷人,旅游设施齐全,服务也最好。


        王茂又看了看图,同样用英语回答:去这里吧,根哈岛。

        那人不回答,眼神怪异地看他一眼,然后转身走开。

        王茂不知何意,又与另一个向导搭讪。人家也不理他。王茂只懂得几句简单的土耳其语,无法与对方勾通。他不免失望。这时,一位上了年纪的土耳其男人走过来,用英语告诉王茂,说根哈岛是一个恶魔之岛,去那里的人十之八九性命难保,你就是付向导双倍的价钱,也不会有人愿意带你去的。王茂到过世界很多地方,他认为这是无稽之谈。他在生意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酷爱探险。


        根哈岛是恶魔之岛的说法,激起了他的兴趣。他反复游说那位土耳其人作他的向导。可对方坚决不干。不过,那人用手指着不远处停着的一条船告诉王茂:那是从根哈岛过来的船,你去试试运气吧。

        令王茂意外的是,根哈岛的居民十分朴实厚道,在那位土耳其男人的介绍下,根哈岛人爽快地答应了王茂的请求。

 

        日落时分,王茂搭随的渔船驶近了根哈岛。

        渔民叫毛斯,他曾经跟中国人做过水产品生意,虽然不会说中国话,却大致能理解王茂的意思。将船停泊好后,毛斯一个劲地埋怨,说根哈岛的风光一点也不比别的地方差,可就是没有人愿意去他们那里投资。


      根哈岛的美丽真如毛斯所说。岛上的居民以捕鱼为生。在根哈岛南面,有一些互不相连的岛礁,其间,成群的海鸟鸣叫不已。一些渔船在岛礁中往来穿行。天蓝,海蓝,岛绿,简直美如天境。岛上植物繁茂,百花绽放。王茂站在一块石头上,感叹不已。王茂问毛斯,能否在他家里住几天?憨厚的毛期当即便愉快地答应了。

 

        毛斯的家座落在一块低洼处,全用取自岛上的石头砌成,前院不远处有一个水池。池里盛满清水。毛斯告诉王茂,这是用来囤积从海里捕捞上来的鱼用的。此时,里面正游着一些不知名的海洋小鱼。毛斯的妻子头裹一条蓝白相间的头巾,热情地为王茂端来一杯茶,茶水里泡着一种取自岛上一种植物的叶片。毛斯有一儿一女,儿子刚满8岁,女儿胖胖的,已长成一个大姑娘了,是毛斯出海捕鱼时的得力帮手。

 

        毛斯高兴地说,王茂是他家接待过的来自岛外的第一位客人。王茂问他到过中国吗?毛斯摇了摇头。从毛斯的表情里看得出,他对王茂这位来自异域他乡的客人很有好感。

        晚上,毛斯一家为王茂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其中,有一种加了调料的生鱼引起了王茂的注意。这鱼很小,味道很苦,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臭味儿。王茂闻着那味道就想吐,可毛斯全家却神情专注而虔诚吃着,样子很像在举行一种宗教仪式。王茂好奇:你们吃生鱼不怕生病吗?毛斯一边用土耳其语,一边夹杂一些英语单词,连说带比地告诉王茂,大意是根哈岛的居民,世代都喜食这种小鱼,传说食这种小鱼能助他们驱魔避邪,带来好运。


        王茂听后,笑着摇了摇头。


        第二天,毛斯8岁的小儿子领着王茂在岛上随处溜哒。

        天气十分闷热,阳光似乎格外眷顾这座岛屿,把格外多的热量投到这里。岛上到处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离毛斯家大约两里处的海边,有一块巨大的礁石,像一个光着上身的少妇,怀里抱着的那块石头很像一条鱼。王茂好奇地爬上那石头。这时,毛斯的小儿子忽然瞪大眼,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他拚命用一种当地的土语向王茂述说着什么。王茂不知何意,继续向那石头攀去。这时,毛斯的小子儿吓得魂飞魄散,转身跑回了家里。

        晚间,王茂谈起海边那尊巨石。毛斯忽然正襟危坐,一脸虔城地告诉王茂,根哈岛的居民崇拜石头,那尊巨石被岛上的居民视为石神,每年夏季来临,居民们都要前往祭拜,祈求石神保佑,让他们出海时能够平安归来。而且谁也不准去攀爬那石神,更不能将污秽之物抛弃在石神四周。否则,便会带来灾难。

        吃过晚饭,王茂像毛斯一样光着身子与毛斯聊天。他突然觉得身上发痒,随意搔了几下。王茂感觉身汗浸浸的,抬起头看看天,问毛斯是不是要下雨了?毛斯回答说:根哈岛一年四季都这样,闷热而潮湿。

        夜里,身上一直发痒,害得王茂整宿没有睡好。早晨。毛斯第一眼看见王茂时,眼睛突然瞪得很大,一副惊讶而谜惑的样子。原来,王茂全身都是拇指头大的一块一块的红斑。王茂以为是蚊虫所致,没有在意。不一会儿,红斑越来越痒,王茂紧蹙眉头开始猛抓。毛斯到外面采摘了一些树枝和野草回来,熬水让王茂擦洗。

 

        上午,王茂转到海岛的另一边。不远处停着几条渔船,几个妇女正在修补鱼网。王茂向她们走去,想看看她们是怎样劳动的。身上的痒感这时突然加强,他开始不停地抓搔。那些妇女看见一个陌生的外国男人向她们走来,一起朝他张望。有两个小孩子,一边嬉戏,一边朝王茂这边跑来。

        王茂感到身上的痒,似乎渗透进了内脏,最后,连神经和骨头也在发痒。他再也坚持不住了,便心情烦躁地折转身回走,并随手抓了一把沙子在痒处猛擦。

 

                     险丧性命

        王茂没心思欣赏岛上的美丽风光了。他想与主人家打个招呼,找条船回到达特洽市。可是,毛斯一家人不在。中午,王茂向毛斯说出自己的想法。毛斯犹豫地说:不行啊。这里离达特洽市很远,船要行驶一天才能到达。晚上,海上的情况无法预料,没有人敢开夜船的。要走,也只能等到明天早晨。无奈,王茂只得咬着牙继续忍受。

 

        毛斯熬制的药水不起作用。王茂不停地抓搔。皮肤多处被抓破,仍旧奇痒无比。背上的痒无法抓到,王茂便找来一根木棍,反手别在身后,使劲磨擦。不一会儿,整根木棍就被血水染成了红色。岛上没有医疗机构,也没有医生。王茂身上突然长出的毒疮,令他痛苦不已。他怀疑这岛上一定病毒很多,但毛斯却不同意他的说法。毛斯说,他们世代生活在这里,被蚊虫叮咬,皮肤也会发红,但过一会就没事了。他从来没见有谁长过王茂身上这样的毒疮。正说着,毛斯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很不满地瞪了王茂一眼。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谁知天气骤变,一簇簇乌云聚集在低空,并刮起了风。海面上涌起层层细浪。毛斯见王茂双臂、前胸和后背红肿溃烂,不少地方已开始流浓,心情十分焦急。他想冒险开船。当他搀着王茂上船后,风力突然加大,大海躁动不安,浪头越来越高。接着,一阵风掠过,下起了雨。

        毛斯只得重新将船固定,搀着王茂返回家里。

        雨越下越大。巨风挟着汹涌的海浪扑向海岛,发出一阵阵轰鸣。王茂从未在岛上体验过如此的惊心动魄。他暂时忘掉了身上的痒痛,沉浸在一种慕名的兴奋之中。

        可是,没隔多久,王茂便感到气紧,全身发烧,额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滚落,双手又开始在身上乱搔乱抓,抓得满手都是浓血。毛斯的孩子望着王茂痛苦不堪的表情,吓得紧紧地捂住自己胸口。毛斯把王茂遇到的灾难,归咎为王茂得罪了那尊石神。他顶着暴雨,冒着被风卷到海里去的危险,奔跑到石神像前,跪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祈祷石神原谅王茂的无知,祈祷石神保佑王茂的身体尽快好起来。

        王茂全身奇痒无比,烦躁不安……他感到自己就要崩溃了。

        毛斯想尽所有的法子,仍无法让王茂安静下来,只好任凭他在屋子里痛苦而疯狂地扭动。

        折腾到中午,风小了,雨势却一点不减。

        王茂想:完了,自己无论如何也熬不过今天了。他突然冲到院子里,又跳又叫,不小心一下子栽进了身后的水池。

        水池并不深。王茂突然尖叫起来,像落水狗一样狼狈地在水里扑腾。毛斯赶过去,将他拉起。被冷水一浸,王茂似乎清醒了一些。他望着水花四起的池面,吃惊地说:水里有啥东西,它们咬我!

 

        毛斯摇了摇头。看着这位中国朋友的惨景,以为他神经错乱了,心里十分难过。

 

        这水池,王茂已经不陌生。里面就是一些一两寸长,被毛斯称为圣里斯鱼的小鱼而已。可奇怪的是,刚才的确有什么东西在他落水的那一刻,向他冲来,拚命撞击并撕咬他的皮肉。他感到了一阵阵钻心的痛疼。那疼痛与他身上抓破的疼痛不一样。王茂被毛斯扶进屋子。他身上的痒又开始发作,手不听使唤地伸向溃烂的地方。

        水池里除了那些海洋小鱼,真的没别的什么动物。那些模样丑陋、形状奇特的小鱼就是毛斯家每天餐桌上的菜肴而已。王茂曾看见毛斯的小儿子用鱼网去捕捉那些小鱼。他将它们抓在手里,它们不咬人啊。可它们为什么会咬他王茂呢?王茂见过一种叫虎鱼的小鱼,个头虽然很小,与毛斯家水池里的小鱼差不多,可它们却是鱼类中最为凶猛的家伙。它们成千上万地冲向一条水牛,可以在眨眼间,将水牛啃噬得只剩一具骨架。王茂怀疑那水池中是否混杂有那种小鱼。王茂越是怀疑,毛斯越是认为王茂真的疯了。毛斯无奈地蹲在地上,抱着头哭了起来。


        这时,雨小了。王茂仍旧被自己的想法困扰。真的很奇怪,他感觉被鱼撕咬的痛疼有些舒服。王茂又回到水池边,细心观看那些密密麻麻在水里游动的小家伙。他小心翼翼地将一条胳膊伸向水中。那些小鱼一下子警觉起来,短暂迟疑之后,便迅疾地冲向他的胳膊。他吓得赶紧将胳膊抬起。王茂终于相信,它们真的会咬他!


        现在,连毛斯也感到奇怪了。他将自己的胳膊也伸向水里,可那些小鱼却一动不动,毫无兴趣。毛斯突然说:会不会是你胳膊上的浓血吸引了它们?王茂也想到了这一点。他让毛斯用鱼网捕几条上来,放在一只装了水的木桶里。他再次将胳膊放进去。果然,那些鱼毫不客气扑向他的胳膊,不断用嘴撞击并撕咬那些溃烂的地方。这一回,王茂看清了。它们对他的好皮肤一点也不感兴趣。被它们撞击撕咬的地方,有一股火辣辣的痛。


        身上的奇痒仍在继续。奇怪的是被鱼撞击撕咬过的胳膊,却不那么痒了。王茂感到奇怪,难道这种小鱼的撕咬可以止痒?他被自己的发现鼓动,想跳进水池里一试。


        雨已经停了。天渐渐昏暗下来。王茂几次想跳入水里,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担心溃烂的地方会被水里的细菌感染。


        他的犹豫,终于在另一波奇痒发作时改变了。他小心翼翼地下到水池中。那些小鱼倾刻间扑了过来。奇痛压制了奇痒。他浑身哆嗦,坚持了几分钟,终于坚持不住,爬上岸来。毛斯寸步不离地守着他,以防发生意外。


         这一晚,王茂反复下水。最初几次,他无法忍受。最后便慢慢适应了。这种感觉王茂曾经经历过。小时候,他的双脚双手长满了冻疮。当冻疮痒得他无法承受时,母亲便端来一盆滚烫的热水,强迫他将双脚双手放进去。那感觉就像现在一样,在剧烈疼痛的同时,却有一种钻透骨髓般的莫名的快感。这些小鱼的细牙并没有对他的伤口造成伤害。相反,每次被它们咬过之后,痒感突然消失,继而有一热乎乎的感觉。


        第二天,海上风平浪静,太阳老早就从海里探出头,慈爱地望着美丽的根哈岛。王茂身上的痒感一下子减轻了许多。更让人惊奇的是,溃烂处出现了痂皮,红肿也消了好多。王茂突然想起,毛斯一家人每天都要吃的那种生鱼片,就是水池中的这种鱼,难道这种鱼对治疗他身上的毒疮有效?见王茂情绪好了许多,毛斯试探着对王茂说,船已备好。王茂对水池中的小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看了看身上,确定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决定继续留下。


        王茂试着吃那种生鱼片。最初吃下去,他差点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后来,毛斯替他多加了些盐,他才能勉强吞下一些。


        接下来的日子,王茂更长时间地把身子浸泡在水里。他甚至有点上瘾。一泡就是数个小时。他已经完全适应了那些小鱼的撞击和撕咬。由于长时间的浸泡,痂皮发胀后,受了小鱼的撞击慢慢脱落。那些痂皮很快被它们吃光,流出的浓血成了它们的美味佳肴。


         五天后,王茂身上的红肿全部消失,溃烂的地方长出了新肉。王茂几乎已完全成为一个正常的健康人了。毛斯眼含热泪,欢喜不已。他把这一奇迹归功于石神保佑的结果。每天都强拉着王茂到石神面前祭拜。


        王茂已彻底被水池中的鱼迷住了。在离开根哈岛的那天早晨,他再次来到池边。那些叫圣里斯的小鱼静静地卧在水底,一动不动。这些鱼头大身小,颜色斑杂。整个鱼头奇怪地长满了斑癣和肉刺,样子极其丑陋。体长一般在510厘米之间。毛斯告诉王茂,每年初夏,圣里斯鱼会成群结队从大洋深处,游到根哈岛附近产卵繁殖,大约60天后,又浩浩荡荡地游走。王茂问岛上的居民什么时候开始生吃这种鱼的?毛斯说他不知道,只知道他们的祖先很早就喜欢生吃这种小鱼。

 

       

                  隆头鱼----海洋小鱼品种之一

        

         王茂隐约觉得这鱼非同一般。他揣测,岛上的居民生活中这样湿热的环境中,却不长毒疮,可能与他们这种特殊的的饮食习惯有关。自己大难不死,也与这种小鱼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解开奇谜

 

         20049月,王茂来到秘鲁他叔叔的家里。他讲起自己在土耳其根哈岛的经历,叔叔大感惊奇。他庆幸侄儿大难不死,也与王茂一样,对那种圣里斯小鱼深感兴趣。

         20053月,王茂与他叔叔一道来到达特哈市,与一家当地经营海产品的公司洽谈包销业务。王茂的叔叔精通土耳其语。合同签定后,王茂与叔叔一道,前往当地一家海洋馆,了解那种叫圣里斯鱼的特点。但海洋馆里并没有这种鱼。工作人员介绍说,海洋小鱼,不仅数量巨大,而且种类繁多,很多海洋小鱼至今仍无法归类命名。根据王茂的描绘,那位工作人员认为,圣里斯鱼很可能是隆头鱼科中的一个变种。在隆头鱼科中,已发现有五十多种鱼喜欢吃其它鱼身上的坏死组织,有海洋医生鱼之称。但王茂介绍的情况他们还没有听说过。王茂问:根哈岛的居们身上不长毒疮,是否与他们喜欢吃那种叫圣里斯鱼有关?

        那位土耳其人摇摇了头。

        王茂想再次去根哈岛见见毛斯。但遭到他叔叔的拒绝。他笑着对王茂说:这世上稀奇古怪的事很多,我才不愿去冒那个险呢。


        王茂仍不甘心就此放弃。他总觉得根哈岛上藏有什么秘密。他被自己想弄清真相的念头搅得睡不好觉。最后,他缠着叔叔与他一起,去当地一家图书馆。王茂听人说,那家图书馆里收藏着不少有关当地奇闻轶事一类的资料。他希望在那里能够找到答案。叔叔无奈,只得满足他的要求,充当他的翻译。

        接待他们的是摩尔博士。当听说两位黄皮肤人想了解本地的风土人情时,他显得十分高兴。他先是大谈特谈达特洽市历史上的辉煌成就,然后,就讲起了数百年前发生在根哈岛上的一则传闻。

 

              

                        达特洽市的古迹之一

 

        根哈岛原是一个荒岛,无人居住,只偶尔有些渔民在根哈岛靠岸小憩。大约在五百多年前,开始有人在上面定居。传说有一年,根哈岛上一位妇人被蚊子叮咬,随意抓搔了几下。没想到这一抓,便一发不可收拾。第二天,她身上出现了大量的红肿斑块,奇痒无比。这妇人受不了,脱光衣服,用石头猛擦,不一会儿,全身鲜血淋淋,惨不忍睹。妇人整夜嚎叫,凄惨的声音响彻整个根哈岛上空。岛上的居民如临大敌,闭门不出,悄悄为那妇人的遭遇暗自流泪。

        没隔几天,那妇人死了。人们将她的尸体火化后,专门为她举行了一场赎罪的仪式。 

        居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没隔多久,很多居民身上都发生了奇怪的痒症。症状与那妇人基本相似。抓搔之后,便溃烂、流脓,患处不断扩大,及至全身……

        整个根哈岛突然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此事传到了达特洽市。一些自称怀有绝技的医生,主动前往救治。可是,病情没有得到控制不说,连施救的医生也被感染了。

        后来,城里的富人们怕这种病毒传播到达特洽市,便组织力量,封锁了根哈岛。他们想用古老而残忍的办法,让岛上的居民以及病毒自生自灭。据说,数年后,岛上居民人数锐减。其实,真正死于病毒的人并不多。有些人要么是被饿死的,要么在夜里驾船试图逃出去,结果,不是淹死在了海里,就是被执行封锁任务的人杀死了。

        此后,根哈岛慢慢被人们遗忘。
 

        有一年,就在人们以为根哈岛的居民已经全部死光时,却有人在达特洽市逮住了一个来自根哈岛的居民。人们十分恐慌,令他脱光衣服,发现他身上与常人无异。经过盘问,才知道如今根哈岛上那种可怕的病魔已经消失了。


       据说当地一位巫师,因为达特洽市的居民当年封锁根哈岛,对不起根哈岛的居民,便了下了一个魔咒,说外地人踏上根哈岛,必死无疑。这当然不可信,但奇怪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先后曾有多人上岛探险,结果都死在了岛上。因此,在达特哈市,人们对那魔咒深信不疑。


        听到这里,王茂便把自己在根哈岛的经历告诉了摩尔博士。


        摩尔博士两眼放光,盯着这位东方人的脸,良久不语。

        200569日,摩尔博士给王茂的叔叔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他一件重大新闻——那个关于根哈岛的魔咒已经彻底解开。达特洽市的公共卫生专家根据他的反映,派人上岛调查研究。结果发现,根哈岛特异的温度和湿度,致使一种病毒产生了变异,毒性极强,人一但染上,死亡率极高。而且,专家们还从根哈岛居民喜食的那种圣里斯鱼体中,发现了一种能抑制和杀死该病毒的物质。王茂大难不死,帮他们解开了一个困扰达特洽市数百年之久的魔咒,他深表感谢……


        20059月,王茂回四川探亲,向友人讲起他这段惊险而难忘的经历时仍激动不已。他念念不忘根哈岛,说有机会他还会去那里,去看望他十分想念的朋友毛斯和那些可爱的圣里斯小鱼。

本页图片由天府茶话会公众号提供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