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一起打鬼子(王孝柏)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22-10-22 | 1631 次浏览 | 分享到:

                            王孝柏

                       鲁南文苑公众号授权 

 

      回头再说在沙廷峪集上被放走的两个汉奸,枪都没了,回队后被关了禁闭。汉奸队长非常惊讶,马上到炮楼里向日本人去报告。
      清沂庄炮楼里住着十二个日本人,由一个叫犬野的小队长带领着。由于离临沂很近仅二十公里,所以天天还有来往的日本兵。汉奸队长找到了犬野小队长向他报告了今天沙廷峪集上遭袭的经过,一个士兵被打死了。犬野像当头挨了一棒,气得暴跳如雷。犬野当即命令汉奸队长:要彻底查清是谁杀害太君的?他们住在哪里?有多少同伙?查清后报告,我要彻底消灭他。汉奸队长接到任务,就到沙廷峪周围去查访。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有些人经不起汉奸的威胁利诱,说出了实情。几天后鬼子就真查清了抗日区中队的情况:队长朱廷文,家住临沂庄,现已不知去向。而此时的犬野,内心更加的愤怒,加大了对区中队的围剿,同时,也产生了一个恶毒的想法。
      在一个夏天的夜晚浓云密布,天边处传来隆隆的雷声,闪电划破夜空一亮一亮的。雷声伴着闪电,怪瘆人的,这时半程炮楼里三四个日本兵,带着十几个伪军,按白天侦查好的位置,直奔朱廷文家宅包围了起来。
“开门,开门”汉奸不停地用枪托砸门。
      朱郎中从床上坐起身,想听一下门外边发生的情况,正忐忑间,汉奸已翻过院墙来到屋门前,并用手电筒照着到处翻找。日伪兵在家里翻找了一阵,没找到朱廷文,一个汉奸高声道:“你儿子朱廷文去哪里了?”
“他带着人到处跑,我哪知道他去哪里。”
      日伪军逮不着朱廷文,就把朱郎中用绳子绑了起来。由两个汉奸牵着绳,押回了半程炮楼。
      回到炮楼里,日军对朱郎中进行了严刑拷打,皮鞭抽,灌辣椒水,老虎凳全用上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几次昏死过去。日寇见拷问不出什么有用的讯息就把他关押起来,当作诱饵和人质。
      这几天朱廷文带着区中队正住在韩家沟村,一大早,邻居就来向朱廷文报告了家里发生的事,父亲敌人抓去了半程炮楼。朱廷文知道后心里无比悲痛,为革命连累了老父亲,他的内心心如刀绞。他提起枪来,就要去解救自己的父亲。孙波一把把他拉住了,他知道朱廷文这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也恰恰会中了鬼子的奸计。
      “老朱,你不能去,你要明白,你不去,他们永远不会杀害老人,你去了,老人和你都活不了!冷静冷静!”
      朱廷文被几个人狠狠地压在地上。沂蒙汉子还在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过了一会,他终于安静了,可是安静了没一会,他却放声大哭起来:“老孙,参加革命打鬼子,为的就是让村里人过上好日子,可是,我现在连自己的亲爹都管不了啊。”
      孙波的内心同样的难受,他只能紧紧地抱着朱廷文,抱着这个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而朱廷文发红的眼睛里,已经透露出了一个决然的信号,他要救出自己的父亲,他要亲手端了鬼子的炮楼,他要让鬼子血债血偿!

      在敌人的围剿下,汪沟区中队几经转挪,后来发现田家庄是个不错的地方。位置在汪沟街北五里路,东面与小柏山隔一条河。全村七十来户人家,不足三百人,全村都是贫雇农群众基础好。孙波与朱廷文决定把区公所安驻在田家庄。
      区公所安在庄内张元平家,张元平家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是一大家子人家。为了给大儿子说媳妇,才盖的新屋。当下没人住,区公所就暂时设在里边。从此,区公所开始了有序地工作,通过访贫问苦,对群众进行抗日教育,并寻找那些积极向上政治可靠的人作为培养对象。经过一段时间,田家庄群众抗日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全村人对区公所工作和干部生活,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孙波有时间常帮庄长开村民会。区中队战士除站岗的外,其余战士一同参加,增强了军民关系。
      有一次,田家庄在村中间十字路口开村民大会,孙波朱廷文都去了,趁着开会的人还没到齐,孙指导员说:“李成树同志,开会人没到齐,说段快板书活跃一下会场。”李成树听到指示后,立即站起身来,调皮地做了一个手势就打起竹板来。
      打竹板,论刚强, 表一表好汉武二郎
他学艺到过少林寺,   功夫练到八年上
这一年他辞别师傅回家转,  要见大哥武大郎。
提起了哨棍上了路,  晓行夜宿走慌忙
这一天过了未时抬头看 前面来到景阳冈 
又看见岗前路边有酒店  店前的酒幌迎风杨
酒幌上写着五个大字  上写着“”三、碗、不过岗——
      这时李成树表演渐入佳境,稍矮的身躯闪挪蹦跳,活像个马戏丑角。听到姚廷春提意见,嫌他光说老一套。他就顺口回了过去:“叫俺说新的俺没有,你这是叫俺光献丑。”李成树停下来看了看大家问道:“得说新的吗?”
      “说新的,把咱区中队的事说一说。”有人提议。
      “要说新的得现编,说得不好要包含。”李成树嘴里嘟囔着,猛然竹板又打了起来。
竹板再响就来齐了人,      咱说咱区长朱廷文。
      朱廷文响当当 ,   腰里别了棵驳壳枪
      身材魁梧像天神,   智勇双全威风凛
      他沙廷峪集上摆下迷魂阵  专杀鬼子那些人。
中午小鬼子来吃饭    就只见朱廷文手、起、枪、落,——叭
小鬼子一命归了阴。
      不知是谁说了声好,到会的人立即鼓起了掌声。这时田家庄的庄长向孙波请示道:“人来齐了咱们开会吧。”孙波表示同意,并转身对朱廷文说:“今晚会议你来讲,就讲汪沟区当前形势和今后工作安排。”
      庄长宣布现在开会,下面由朱廷文讲话。
      朱廷文站了起来,向大家弯腰鞠躬后说:田家庄父老乡亲们,兄弟姐妹们、自去年孙指导员来了以后,我们汪沟区抗日政府从无到有。这一年来,看我们建立了区中队,有了保卫家乡的抗日武装。广大人民群众,对抗日有了共同的积极地认识。这些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这些成绩的取得都是在党中央抗日方针的正确指导下取得的,今后我们要认真落实山东分局、费东工委的各项指示,各村要快速建立起民兵武装,要想法搞到枪。民兵手里只有有了枪,才能和日伪军进行对抗。要把少年儿童团迅速建立起来,选出有抗日激情的少年当团长。青年妇女也要组织起识字班来,让她们学文化,懂得抗日救国的道理。发动妇女做军鞋,支援区中队,支援八路军……
      朱廷文已经蜕变成有能力的抗日干部,孙波在下面听他讲话也暗自高兴。
朱廷文讲完话后,孙指导员说:“区长讲得很全面了,我就不讲了,让群众分组讨论一下吧。”
     大家对区长的讲话,反应非常强烈。特别是对建立民兵队,儿童团,识字班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会议一直持续到了深夜。
      孙波和朱廷文回到区公所刚坐下,就见隔壁田大嫂背着她十来岁的儿子来到了区公所。小孩趴在她妈的背上,擦眼抹泪的直哭,田大嫂对朱廷文说:“听说您在家里开药铺,是个先生,今晚这小孩光哭喊肚子疼,您给俺看看。”
      孙波抬头看了一眼朱廷文说:“这回要以你的专长来为人民服务了。”只见朱廷文没理会孙波,他伸手从大嫂背上接下孩子来说:“来,孩子,大爷给你看看。”说着,把孩子揽在怀里,让孩子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用手指给孩子诊脉,又用手摸了摸小孩的肚皮,然后对田大嫂说:“这小孩受凉了,引起了肚子里的蛔虫翻动故而疼痛。要不我给孩子针两针,不知孩子怕针不?”
      “这个孩子是个泼皮愣,不怕针。”说着田大嫂接过孩子,紧紧抱在怀里。朱廷文从挎包里取出一个竹筒来,拔掉塞子,从中倒出两根毫针来。他让小孩卷起裤腿在膝下的足三里穴上,两边各扎了一针,不时还捏着针柄提插捻转。说也神奇,有一袋烟功夫,小孩说不痛了。朱廷文取出针对大嫂说:“回去吧,没事了。再要疼的话,倒碗开水,有红糖放在碗里冲水喝更好,小孩肚子既能舒服。如果想治肚子里的蛔虫,看看街上或药铺里,能买到山道年药片,那是西药,按卖药的嘱咐服用即可。如买不到山道年,刨苦楝子树根,扒皮煎汤喝也可治蛔虫。”
田大嫂见孩子病好了,嘴里是千谢万谢。说区长是大善人,大先生,孩子长大了,叫他跟区长打鬼子。
      从此,在一溜芝蘑沟大小山庄没有不知道朱廷文是个好郎中的!
      自那晚上开过村民大会后,几天来民兵队,儿童团,识字班都相继建立起来了。特别是民兵队张队长,积极性很高,也很负责任。由于和区公所住在一起的便利,一早一晚,经常到区公所来请示汇报工作。
      这一天吃过早饭,张队长又来向区长汇报:今天早晨在地里干活,我看到半程的汉奸队又上山后扒粮去了,走小柏山后,经张家芝麻沟,奔猪头山后去了。区公所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进行了研究,一致认为,必须打击汉奸的扒粮行动。告诉敌人,区中队是要保卫人民利益的,不能任由日伪军去侵害汪沟人民。区长立即命令区中队,上小柏山后打个伏击战。截获这批粮食。
      区中队接到命令后,即刻进行了紧急集合。姚廷万自组建区中队以来任班长,由于长期受朱廷文影响,思想觉悟比较高,性格沉稳,办事牢靠。当听到集合哨声,率先站到排头兵的位置,朱廷文在队前简单地做了动员就向小柏山出发了。
      区中队员们如姚廷春、李成树等都是第一次参加战斗,心怦怦乱跳,思想杂念很多,行进间都感到气不够喘的。小柏山离田家庄不远,仅三里路。出了庄朝东走村外有条河,平时水流很小且浅。流水处放几块石头踩在上面,几步就过了河。姚廷万像一只领头雁,走在最头里,沿着上山的小路,望小柏山顶上爬。吃顿饭的工夫,他们就到了山顶上,朱廷文叫战士们隐蔽休息。
      小柏山乱石突立,也散生着几棵小树。战士们就在树荫下乘凉休息。这时忽然发现,山顶上还跟来个十五六岁的小青年,光着个头,上身穿没有袖的小汗衫,下身穿条小裤衩,整个身躯衣裳护着的还不如露着地多。圆圆的脸蛋黑黝黝的,真是个典型的毛头小子,放牛割草的材料,挺可爱的。朱廷文认识这是田家庄子的小孩,平时常在区公所里转悠,就走到跟前问他:“你是谁家的孩子?叫什么名?”
      “俺姓朱,名叫坤。”小青年回答。
      “你来干什么”
      “跟您一块打汉奸鬼子!”
      “不行,你还小,打起仗来子弹乱飞不长眼睛,是要命的,快点走,回家吧。”朱廷文和蔼地说。
这个小青年被撵下了山。
      到了下午酉时,趴在山岩上的观察哨向区长报告:扒粮的汉奸回来了,现已过了张家沟村。朱廷文当即命令战士快速进入阵地,隐蔽好身体准备战斗。并特别强调要沉着,要等我开枪后再打。
      整个山坡乱石蒿草中要藏下十几个人是很容易的。
      小柏山后的这条路西北东南方向,汉奸队抢粮要从猪头山的山口处下来,经过张家沟过小柏山后这条路。这条路上少有遮挡,汉奸队的人员尽收眼底。汉奸抢了很多的粮食,他们有用小车推的,有挑子挑的,还有牵了农民的毛驴的,也有把小布袋放在肩上扛的,当他们渐渐进入包围圈后,姚廷春突然提枪向汉奸队跑了过去。急的朱廷文高喊:“快卧倒”姚廷春向前跑了二十多米,爬到了一个卧牛石旁,原来他是想近距离射击。朱廷文见已暴露了,就朝汉奸队开了枪。姚廷春朝前头牵驴的开枪,没打着人倒把驴打着了。紧接着区中队员都开了枪。一阵枪响后,这些汉奸还没看清哪里打来的枪,就已吓破了胆,这些汉奸也是农民,他们哪见过这阵势,都本能地四散逃命。
区中队员也不追击,都跑到路上收拾粮食。整个伏击战十几分钟就结束了。
      朱廷文把姚廷春叫到跟前,严肃地批评了起来:“你真是愣头青,你不怕死?咱大小也是支队伍,你提前暴露目标擅自行动,你这是违反纪律的,回去后在班委会上好好检讨。”
   姚廷春有些委屈地说:“我上山来时心还怦怦跳,真交上火了光想夺粮食,真的什么也没想。”
      田家庄、王家沟的民兵因离战场近,听到枪声后都来支援了。可等他们赶到时,区中队已打扫完了战场。朱廷文正愁着大袋小袋的粮食拿不了,正好两村的民兵赶来了,还有叫坤的那个毛头小子。
      区中队和两村的民兵三十多人,抬得抬、扛的扛,高高兴兴地把粮食送到了区公所。还有那奄奄一息的小毛驴,等把它抬回来后,因流血过多也已经死了,这下正好给区中队队员们改善伙食。区中队和民兵回到庄上,兴高采烈地庆祝胜利,那个叫朱坤的小青年又来缠磨区长了。他抱着区长的腿说:“区长,我也要参加区中队打鬼子打汉奸。”
      朱廷文再次端看了下这小青年,心想:长得倒也结实,思想进步,是个有出息的孩子。这次朱廷文认真地对他说:“孩子,你还小,打鬼子是拼命的事再过两年,我一定收下你。”
      “我不小了,今年都十六了,人家有东西的财主十六都娶媳妇了。”
“这样吧,你把你爷娘叫来,我问问你爷娘再答复你。”
      叫朱坤的那小子,听了区长的话就跑出了区公所。
      到了晚上,朱坤真的和他爷来到了区公所。朱廷文问他爷说:“你的孩子,要上区中队里来干,你愿意吗?”
      “哎!这孩子调皮得很,不听话,也不想干活,最近天天讹我。人一辈子谁知吃哪碗饭,他愿干就叫他干吧。跟区长恁干我放心,您是个大善人。”朱老汉诚恳地说。
朱廷文想了想对他爷俩说:“您先回去吧,等 我和指导员研究一下再答复您”
朱家父子听了区长的话就回去了。
      孙指导员这时到区中队组织学习去了,一会回来,区长把朱坤要参加区中队的事和他进行了商议。指导员说:“在八路军队伍里十五六岁参加革命的战士是有的,真要是全家都同意,我没意见。”
       区里两位领导统一了意见,第二天,就叫姚廷万通知了老朱家。叫朱坤的小青年接到了通知,连蹦带跳地来到了区公所。
孙指导员见朱坤来报到了,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大号,小名叫坤,俺老朱家和我等班的兄弟们都叫朱永什么,是永字辈。”坤回答说。
      你就叫朱永坤吧,联名起,你看好吧?您家都有什么人?小坤听到后很高兴,旋即回答道:“有爷娘,一个哥,一个妹妹”
      孙波听后点点头,一会叫来了姚廷万告诉他:这个朱永坤要参加革命,区领导批准了,现在安排他到区中队去,学习训练由你管理。因他年龄小,职务是做区政府通讯员。
      从此汪沟区公所里又多了个十六岁的小兵。此时的汪沟区公所里上有老兵周德鑫,下有小兵朱永坤,有老有少,还真是个革命大家庭呀。

 

鲁南文苑公众号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