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的富顺行及糖的记忆(苏莲托)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22-05-22 | 2859 次浏览 | 分享到:

苏莲托

 

  一个临时到来的机会,让我们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旅行地之一是早就耳熟的地方——四川富顺县。

自驾车在富顺的新城行驶,我没有犹豫地就脱口而出:这是新城。

  一个县城的道路与两旁的布局,看上去至少有地级市的格局,这是城市化发展的态势,很是让人欣喜。

自驾车继续前行,到了老城区,但这老城区也与改革开放前的县城不可同日而语了。

  汽车一路走走停停,我拿出手机拍了一些照片。

      

 

  当晚,慕名吃了富顺有名的豆花,感觉非常好,荤豆花也挺不错。

   

  在富顺住了一夜,感觉有些亲切。

            

           

  富顺这个地名早已如雷贯耳,40多年前我就知道了一些这里的情况,这几年通过多种渠道了解更多了。

 

  第二天上午离开时,我们自驾车从一条小小的公路出城,前往下一个目的地。这里的公路和房屋给人的印象是——镇。

可一看路旁的标识:邓关客运站、邓关XX铺、沿滩区邓关街道……

 

我来了精神,总算看到了早已听说并熟悉的地名,只是遗憾的是,没多久自驾车就驶出了这类似镇的地方。

我知道的邓关不会这么小,只是出城的公路穿过这一段。

富顺,进入我的认知的是几个的名称:富顺糖厂、富顺二中、李家湾、邓关,又称邓井关。

最让我熟悉的——听来的——是富顺糖厂。

至于糖厂的具体情况,无从知晓。

近年来,看了我大学同窗兼闺蜜写的成长经历,富顺糖厂及系列小故事,对富顺的认知,由仅限于上述地名、校名的点状式记忆,到相互联系起来,构成较为完整的故事链。

糖厂在李家湾,离县城二十多里路,离邓关镇上八里路,学校富顺二中在县城。

其中的主角富顺糖厂,糖厂不只生产糖,根据原料分序生产多种产品,主要白糖、纸板、机制纸和酒精。

 系列故事中,伴随着作者及厂区孩子们成长的点点滴滴,是富顺糖厂人一个时代的印记,一代人成长的轨迹,一个时代的变迁史。

 

无独有偶,人生总是有些偶遇,或许是一种缘分,没想到我也与四川一个县级糖厂挂上了钩。

 

我生长在重庆,重庆是重工业城市,我居住的地方就是重庆主城区的工业区,一座挨一座的工厂有数十座,没有糖厂。计划经济时代,重庆所有凭票证供应的糖类产品很多是通过外地调配的。

成年后,我工作去了一个四川有糖厂的地区,而一去,就认识了一个糖厂的干部。粗略地知道了一点糖厂的情况。

在这里,给我的第一印象和糖挂钩的就是甘蔗。

这里有人——商户或农民用板板车拉着甘蔗卖,一捆一捆的卖。我先生也在甘蔗出产季一捆一捆地买回家。一捆数十根,也有几十斤,多的有上百斤。

每逢此时节,有同事来家,或有朋友来家,他们会随意地拿起一根长甘蔗嚼起来,开始我还忙着给他们拿菜刀刮皮,去尘去泥土,他们却随意地说:没事,不干不净、吃了不生毛病。以后也就随意了。

在计划经济时期的重庆,很长一段时间难以看到甘蔗卖,偶尔有卖的,商店不时的砍成几节,顾客可以挑选,买一节或数节。一节大概一尺五长。我也知道了,买甘蔗要买靠近根部的一段,甜些。

所以,看见这甘蔗一捆一捆的卖,我有点大惊小怪。

 

时光流逝,改革开放的形势进一步发展,糖厂由兴盛到衰落到破产。

我不解,为什么会衰落?于是,我认识的糖厂干部——已经是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回答我:各个环节出了问题。我问哪些环节呢?答:每一个环节都有问题。

我想,他曾经是糖厂办公室的干部,有些问题不好说吧。

因为工作关系,我顺便问一个副市长(此时该县已撤县设市):“糖厂为什么会破产?”

她说了一句话:“我们从云南买回来的糖,到了本地,还没有我们产糖的成本价高。”

一句话,足以表明这个地区的糖厂破产的重要因素。

 

再往后,云南的甘蔗进入这个县级市,红皮甘蔗,相对本地甘蔗粗、短,节头比本地甘蔗短,水多,甜度高。

海南的甘蔗进来了,与本地甘蔗同样的长,节头仍比本地甘蔗短,甜、脆、纤维比本地甘蔗短,一口下去,用不着撕扯,一块与口腔空间相同的甘蔗就入了口,水分充足,口感好。

看来,主要产糖区已经由市场决定了。

由上已经可以看出四川糖厂的大体状况。

 

《川南区甘蔗业概括》中记载:甘蔗在川南几乎每县皆产,重点的蔗区在沱江流域。内江、资中、简阳富顺等地是甘蔗种植的重点区域。这些地区甘蔗种植在清朝时期就有了。

《简阳县志》1927年本中有记载,简阳甘蔗在清朝乾隆年间(1793)已成大宗作物,年外销蔗糖超1000万斤

《富顺县志》(1993年版)记载:清代前期,富顺开始发展制糖业。清末民初,富顺与内江、资中、简阳等县并称四川产糖大县。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恢复和发展制糖业,四川以沱江流域内江和富顺为主。

内江所在的沱江流域重组、合并分散的糖坊,分批设立了八个国营糖厂:

四川省银山糖厂、内江糖厂、内江茂市糖厂、内江三元糖厂、资中龙山糖厂、资中球溪糖厂、资阳糖厂、简阳糖厂等。

1956年,富顺糖厂在富顺李家湾新建,新建的机械化糖厂日榨甘蔗500

内江八个国营糖厂,极盛时,制糖量占四川70%,占全国50%左右。内江有甜城的美称,为国家的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

甜城内江还有蜜饯出名,我们曾经吃过的有冬瓜条、金钱桔、杏子、蜜枣等等。

孩提时代的我,最喜欢的是冬瓜条,口感好,既有冬瓜的味道,又有糖的名分。孩子们总是好奇,这冬瓜明明是蔬菜,竟然可以做成糖,包括重庆的姜糖、怪味胡豆,等,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改革开放以后,在新的时代潮流中,这些糖厂也都根据市场的需要进行改革和技术扩建。

其中简阳糖厂,经过1979年和1984年两次扩建,日榨甘蔗2000吨,年产纸8000吨,年产食用酒精5000吨,年产低小分子“右旋糖酐葡萄糖注射液500万瓶。简阳糖厂成糖、纸、酒、药的联合企业。成为当时西南地区最大的制糖企业,四川省重点企业,国家中型一级企业。

简阳糖厂整体配备齐全,除保证工厂运转的职能部门以外,还有医务室、幼儿园、小学、中学,劳动服务公司等等。

由此可见,当时地方国营糖厂的发展规模,在国家经济发展中所占据的地位。

如今,根据城市发展需要,简阳破产后的糖厂,人员分流,安置处理,厂区撤除,土地收为国有。在统一规划下,糖厂厂址成为新城的一部分。当地相关部门在新址上设立了简阳糖厂博物馆。图片、实物、解说完整地再现了糖厂的历史及发展过程、为国家经济作出的贡献……

 

内江“甜城”的八所糖厂及富顺糖厂完成了国家计划经济时期的历史使命。

但并不是说,这个地区的糖业企业没有了。随着时代的潮流应运而生的糖业企业相比计划经济时代更多了,只是分布的地区不同,企业的体制不同罢了。

现在根据相关部门的大数据统计,以食糖为原料和辅料的食品有56大类3000多个品种,随便进入一个超市就能看见琳琅满目的糖类商品,人们可以随意挑选。没有哪一个人能够说自己吃尽了市场上所有以食糖为原料和辅料生产的食品”。

我们这一代人,好多人小时候都有一个小小的愿望:长大了,我一定要把XX糖吃够。

那时,相当一段时期缺糖,糖要凭票供应,每人每月只有二两,商店卖什么就只能买什么,没有挑选的余地。

现在,想吃的东西多了,根本吃不过来。

 

可我们仍然在怀念计划经济时代的糖厂,因为那时的糖厂伴随我们度过了孩提时代,成长时代,带给我们很多的快乐,很多的温馨,很多的希冀……

 

今天,我们进入到一个全新的时代,这个时代不是突然就出现的,而是全体中国人努力奋斗几十年得来的,我们这一代人亲身感受到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生活的美好。

我们珍视过去,珍惜今天。


本页图片由苏莲托拍摄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