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此处添加文字
中国传统的雕花大床 承载文化的物质载体
来源: | 作者:pmo38c9ab | 发布时间: 2017-11-18 | 805 次浏览 | 分享到:
                                         苏莲托 

  中国传统的床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从2500多年床的历史看,中国的床走过了漫长的过程,床的功能和作用随着历史的发展是由多功能向单一型发展,造型由简单到复杂,床身由低到高,形式由单一向丰富发展。
  床的称谓很早就有文献记载,相传神农氏发明了床。
  最早的床就是席,既可以坐,又可以睡,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兼有坐具和卧具的功能。而对“席”即床的装饰在中国夏朝时就有了。夏朝时,人们就开始在席的四周装饰花边,到了商、周,装饰越来越丰富,也越来越精美。
  到了汉代,床的名称大量使用,日常生活中的宴饮、会友、办公、游乐、当然包括睡眠等都在床榻上进行。西汉后期出现了“榻”的名称,也因为榻使用广泛,所以造型丰富,制作也有简约和精美之别。
  东汉末年,胡床进入内地,“胡床”,即马扎, 一种坐具,而不是指我们现在睡觉的床。由于“胡床”——坐具较高,可以垂足而坐,所以一些人开始使用“胡床”,
南北朝隋唐时期,高型坐具及桌出现,并形成流行趋势,人们席地而坐的习惯有所改观,床榻的办公、坐具的功能开始丧失。但唐代时席地而坐和垂足而坐两种方式都存在。
  宋代各种配合高坐的家具应运而生,人们真正开始了垂足高坐。
  到了明代,出现了罗汉床,也称弥勒榻,据说僧人常用。罗汉床是指左右和后面装有围栏但不带床架的一种床。明清的皇宫、王府在殿堂上有单独的陈设。同时出现架子床,架子床是古人使用最多的床,它的做法通常是在床的四角安立柱,床顶部安盖,称做“承尘”,床的三面装有围栏,也有的在正面多加两根立柱,称为六柱架子床。也有在正面多加两根立柱,两边各安方形栏板一块,名曰“门围子”。
  至此,中国的床基本定型。

  架子床是明清两代很流行的一种床。
  拔步床
  
我国还有一种造型奇特的床,它像一间独立的小屋子,称为拔步床。顾名思义,“拔步”就是要迈上一步才能到达的床。它是在架子床的基础上发展而来。从外形上看,它好像是把架子床安放在一个木制平台上,要上床,就要迈上这个木制平台。床前设浅廊,长出床沿三四尺,廊子的两侧可放置一些小型家具和杂物。
  清代出现雕花大床,这种雕花大床是在架子床和拔步床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其特点是造型厚重,用料宽绰,尺寸较大,体态丰硕。制作上做工精细,结构谨严,榫卯讲究,手法灵活,变化巧妙。雕刻讲究图案内容丰富多彩。
  此处展示的雕花大床,以清代制作的为主,造型各异,雕刻精美、装饰华丽。值得一看。
  这些雕花大床已经是历史的一个缩影,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
   
  
重庆巴渝民俗博物馆展出的雕花大床看,均以深红和黄为主。
 
  为什么会是这两种颜色为主,这和中国的传统文化不无关系。红色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传统流行色。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五行中的火所对应的颜色就是红色,八卦中的离卦也象征红色。
  在中国,红色传统上表示喜庆,祥和,比如中式婚礼和春节喜欢用红色,不少中国少数民族也喜欢用红色和黄色来装饰节日、喜庆日和民族的各种物品。
  红色表示爱的颜色,中国自古以来也有在喜庆的日子,或对对方表达爱意的时候,赠送红色的花卉。
  中国封建朝代里,从宋朝以后,明黄色是皇帝专用的颜色。
  建成于明代永乐十八年(1420年)的北京故
宫,从整体色泽上看,以红色和黄色为主,只是在处理不同的位置的时候,红色的色差有所不同。
  故宫是明清两代(公元1368~1911年)的皇宫,这里曾居住过24个皇帝。
  在这五百多年的历史中,皇宫的主体色彩也早已浸入民间。
  在审美领域,皇城的主色调直接影响着人们的审美意识。
  明清时的架子床和拔步床包括在拔步床的基础上制作的雕花大床主色调都是红、黄为主,不能说与明、清皇宫的主色调没有关系。而这个国家建筑的主色调也正好反映了中国传统的文化意识,这就顺理成章地使红、黄二色成为了明清几百年的流行色。

  
重庆巴渝民俗博物馆雕花大床的雕刻内容。
  从以清代为主的这些雕花大床中,不难看到其雕刻的主要内容。
  这些雕刻的内容有:祥禽瑞兽、奇花异草、山水风景、亭台楼阁、神话传说、戏剧人物及民间各类人物等。
  这些祥禽瑞兽主要有:麒麟、凤凰、龙、蝙蝠、鹿、仙鹤、鸳鸯、蝴蝶、白头翁、鱼、松鼠、蟾蜍、牛、羊、马、象、猴等。
  花草植物主要有:牡丹、荷花、梅花、兰花、竹子、菊花、松树、蔓草、石榴、葡萄、金瓜、佛手瓜、寿桃和柿子等
  图案器物有;古代青铜器皿、宝鼎、酒具、香炉、花瓶以及文房四宝、琴棋书画、书案、博古架等。

  仔细观察这些图案组合,观赏者会发现这些图画不是单一地存在的,而是组成一副副有寓意的精美的画面,而这些画面明显地反映了中国民间传统的审美趋向和审美爱好。
  如牡丹是中国的传统名花,它端庄妩媚,雍容华贵,兼有色、香、韵三者之美,象征富贵、高雅、和平幸福,繁荣昌盛。
  蝙蝠、蝴蝶、佛手瓜图案。象征三生有福,吉祥如意。
  金瓜、佛手瓜、寿桃、石榴和柿子等五种瑞果,则表示福禄寿喜,四季平安。
  累累葡萄,锦鸡繁花,暗喻多子多福,锦上添花
  喜鹊登枝,莲花游鱼(年年有鱼),芦苇河蟹(夫妻和谐),表达对一个家庭的幸福憧憬和美好祝愿。
  梅兰竹菊“四君子”图案比喻品行高洁,
  雕刻中的人物画也非常优美、组合考究,散点似和人物分布与房屋、亭台、植物等组合,构成一副和谐而美好的画面,特别是画面中渔人、樵夫、农民、书生……不同人物的出现,表现出对社会和谐、美好的向往,表现出对国泰民安的期待、祝愿……
  雕刻中的山水风景、亭台楼阁、神话传说、戏剧人物都反映出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趋向和审美爱好。而且这些图案都是雅致而优美的。
 
  雕花大床在制作表现手法上采用了中国传统手法。
  这里涉及选材、造型、创意、绘画、雕塑、配色等。
  雕塑手法中有:阴雕、浮雕、透雕、嵌雕、贴雕、圆雕、贴金等独到的装饰工艺。
  就色彩看,有单色的,也有彩色的,彩色雕花床配色协调,准确而恰当突出了画面的表现内容。

   
重庆巴渝民俗博物馆民展出的雕花大床,大致可能了解明清时期的中国床具有文化品味和独特的中国风味。

   在与工作人员随意的交流中,我们也知道了重庆巴渝民俗博物馆展出的这些以清代为主的床具,来自民间,或收集而来,或赠送而来。当然,民俗博物馆里并不只有雕花大床,还有各种家具,还有木雕屏风、制作精美的神龛、清代的古门窗和以清代为主的古匾、多种清代、民国为主的服装、各种民间器物等等。


  
 八柱六檐,双榻雕花床
这是一张被称为床王的雕花床,排面宽大,高3,32米,宽2。92米,面积近10平方米,是重庆巴渝博物馆展出的几十张大床中体积造型最宽大的,当之无愧的床铺之王。
由内向外看,第一层的上部为深浮雕,立体感强,刻有牛、马、鹿、麒麟等12只动物。或坐或卧,或嬉戏或奔跑;另有飞6只,或栖息于树上,或飞翔于天空,下部为镂空雕,正中为横推式的凤凰牡丹二龙相对图。
第二层为一完整的圆洞型门,其上部为各式造型的宝瓶、花篮、果篮呈放于几上,桌上,共有19个。圆门用整整300个珠子串成,间以蝴蝶、蝙蝠、牡丹菊花等图案,圆门左侧为楼房,宝塔、花草。有飞鸟、瑞兽6只散列于其间;右侧为山石楼台,有一猴以绳索套一虎。下部左右两侧内容大致相同。有苍松飞鸟,还有一艘扬帆之船,方向相对。
两个榻板,内榻两侧为带蝙蝠的图案的花窗,外榻两则为“寿”的变体图案窗花。
第三层,即排面一层,为全床雕刻的重点,上部为16只各种瑞兽,有的正在哺乳,有的正在相斗,有的正在吃草,有的在嬉戏,情态各异,有8只飞鸟,或飞或栖于松三石之间;有三人形动物,均坐于石上休憩。排面的正中的戏剧人物3个。两侧圆形开光的图案为深浮雕人物图案,有骑牛的,有打虎的,有做游戏的,有划船的,有赶考的;下侧还有垂钓的,晾衣服的……其服饰、情态很明显地区分出各类人物的身份。雕刻这样众多人物的雕花床在巴渝地区是不多见的,其价值也非同一般。
床的扶手为各式瓜果,一派丰收景象。
扶手以下的两侧花板雕刻松石,瑞兽、群鸭、楼台、民居等内容。排面的其余部分为多层镂空雕,以葡萄、藤蔓、花草为主。
外面三层的图案,就比较简洁,一般为浅浮雕或线雕。
第四层为相对独立的五副花鸟图案。
第五层为牡丹、兰草、修竹、秋菊、寒梅等组成的6副图案。
从里往外数的第六层,即从外面看的最上一层,有六副图案,中间横排四副图案,两侧竖排两副图案,以雕刻瑞兽为主。
 这张堪称床王的床真是不凡。
  
这张六柱五檐的满金雕花大床是重庆巴渝民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誉为“中国第一床”。其内容丰富,做工精湛,雕刻奇妙,用金厚重。这张大床来自民间的一豪绅之家,制作它时,三位工匠用了三年的时间。装饰的黄金达两百克以上,这张大床,由内向外看,共有五层,每一层的雕刻和浮雕都有其特定的意义。 
  第一层的檐板上的浮雕带有象征“福”的蝙蝠、蝴蝶、佛手瓜图案。象征三生有福,吉祥如意。
  第二层为大床的排面,是大床雕刻的重点,镂空与浮雕结合,精美华丽。柔丽的藤蔓自然延伸,象征富贵的五朵牡丹在柔丽的藤蔓中盛开着,温婉华丽。
  两旁扶手雕刻的金瓜、佛手瓜、寿桃、石榴和柿子等五种瑞果,则表示福禄寿喜,四季平安。
  第三层木檐两旁是累累葡萄,中间是锦鸡繁花,暗喻多子多福,锦上添花,
  第四层是金银财宝陈列,再加上风吹缨络,飘拂自在,逍遥之态自在其间。
  第五层为一对红灯笼分挂两端,中央喜鹊登枝,左边一对莲花游鱼(年年有鱼),右边一副芦苇河蟹(夫妻和谐),表达对一个家庭的幸福憧憬和美好祝愿。
  床里面的被盖架上,雕刻的是梅兰竹菊“四君子”比喻品行高洁。
  
 由内向外数,第一层的檐板上的浮雕带有象征“福”的蝙蝠、蝴蝶、佛手瓜图案。象征三生有福,吉祥如意。
  
 第二层为大床的排面,是大床雕刻的重点,镂空与浮雕结合,精美华丽。柔丽的藤蔓自然延伸,象征富贵的五朵牡丹在柔丽的藤蔓中盛开着,温婉华丽。
  
   第三层木檐两旁是累累葡萄,中间是锦鸡繁花,暗喻多子多福,锦上添花, 
  第四层是金银财宝陈列,再加上风吹缨络,飘拂自在,逍遥之态自在其间。
  第五层为一对红灯笼分挂两端,中央喜鹊登枝,左边一对莲花游鱼(年年有鱼),右边一副芦苇河蟹(夫妻和谐),表达对一个家庭的幸福憧憬和美好祝愿。
  
两旁扶手雕刻的金瓜、佛手瓜、寿桃、石榴和柿子等五种瑞果,则表示福禄寿喜,四季平安。
  
重庆巴渝民俗博物馆里展出的各种雕花大床
  

  
      
本页图片由苏莲托拍摄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