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神女今何在(邱江陵)
来源: | 作者:pmo38c9ab | 发布时间: 2024-03-27 | 207 次浏览 | 分享到:

               作者授权

             作者邱江陵


   神女,祖籍天庭,户籍巫山。古代的美女,如神界的女娲、嫦娥、织女,凡界的西施、玉环、金莲,都有人争抢户籍或工作单位或葬身之地,唯独不抢神女,因为她就站在那里——巫峡之巅,一站就是千年万年。
   传说中的巫山神女其实就是几片石头。唐人刘禹锡,当地的父母官(夔州刺史),他在山下的女神庙看神女,倒是实话实说:“巫山十二郁苍苍,片石亭亭号女郎。”(刘禹锡《巫山神女庙》)刘大人观察得真仔细啊!女郎站立的山体,本身就是一块薄薄的大石片,经过亿万的蚀刻风化,其中的一块与左右的岩体分立,形成了一个高约6米的石柱,从河谷看上去,宛如亭亭玉立的女郎。各人的娃儿各人爱,州府大人当然也乐于把她说成是神仙:“何事神仙九天上,人间来就楚襄王?”
   是石,是人,是神,神女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投射了人间多少的寄往?
   说神,神女是美的化身,无疑就是美神了。
   美的源头在战国时期成书的《山海经》。说她是天帝之女,未嫁而亡,入地化为瑶草。当地的女子服用了瑶草,就能百媚千娇,让男人怦然心动(“服之媚于人”)。晋人郭璞(其父曾在巫山为官)又有一番想象,说这样的女子哪里只让人心动,心动之后肯定行动,行动之后就能荒废了丈夫的功夫(“荒夫草”)。这样直白的描述,写的是神女的多巴胺含量和药效,摄人心魄。
   屈原也写神女,就是那个山花烂漫山鬼。屈原和当地人鬼神不分,神亦鬼、鬼亦神。说她身披薜荔、腰束女萝、驾乘赤豹、后跟花狸、口饮石泉、采食山珍、栖身于松柏之间。这是“香草美人”的写法。从屈夫子的笔下你可以确信:巫山的山水林木、鸟兽山珍、多彩生态,是一定能养育出天下美女的。宋玉写神女,写得热辣滚烫、活色生香、性感妖艳。从他的《神女赋》中摘几个词看看:“貌丰盈以庄姝兮,苞湿润之玉颜。眸子炯其精朗兮,瞭多美而可视。眉联娟以蛾扬兮,朱唇的其若丹。”简直摸样无双,美到极致,毛嫱、西施在她面前也自惭形秽。宋玉多次以丰满圆润赞美神女,最称奇的是以“骨相”论美人,美得不可方物。
神女也是爱神。
   屈原说她是个率真、痴情的女子,她爬山涉水为爱而来,急忙忙兴匆匆与心上人约会,痴痴地在山岗上久等不来却不愿离去。在宋玉的笔下,神女狂野得不要不要的:云台之上,她主动与楚王搭讪,自告奋勇为楚怀陪睡。但小女子也是看菜吃饭,对楚怀王的儿子楚襄王,则是爱答不理,没让他占到任何便宜。


   最近,巫山的导游又给了神女另一种身份:太阳女神。
   巫山地方志中没有神女峰,只有望霞峰。由“望霞”而顾名思义,就是迎接第一缕阳光,用外来语汇一包装,就成了太阳女神。很长时间里巫为楚地,楚人自比九头鸟,太阳崇拜是有的。在我的老家巫山大昌,出土过一枚精美的骨质鸟儿,年代大约在殷商时代。那时节,大昌是附属楚王的夔子国都。鸟是楚人的图腾,鸟崇拜就是太阳崇拜。“太阳女神”好像也说得过去,只是洋气了一点儿。


   在当地百姓的心中,神女是尊护佑神。
   皇上是否靠得住?老百姓心中有哈数。在庙堂之外的苍生看来,无差别普度众生的主,还是天上的神仙。民间造神,都是为我所用,造一个观音为自己送子,造一个财神为自己送钱,造一个太上老君为自己延年益寿。这里山大沟深,巫山人说“欺山莫欺水”,滔天洪水是他们眼前的第一大祸患,于是就造了一个神女为他们降妖治水。传说洪荒时代,沧海横流,当地有十二条孽龙兴风作浪,神女下凡到巫山,斩杀了这十二个妖孽。又有道家跟风,称其为西王母之二十三女(《墉城集仙录》),将其纳入仙班,封号为“妙用真人”,又称云华夫人。她在飞凤山麓授九卷天书与大禹,助大禹“导波决川,以成其功”。古老神话中的女娲补天、夸父逐日都没有大禹劈硖来得实在,而神女的助力是大禹“导波决川”的核心力量,可谓居功至伟。神女就是巫山人身边的可亲可信的大神。


 船工们还有一说,把山崖上的石头叫做望夫石,介于神、人之间。
    丈夫驾船远行,妻子临崖守候,一站千年,变成了石人。船工大多是花心大萝卜,却希望留守妇女为他们忠贞守候,这多少有点儿道德绑架。还原峡江人的生活,“望夫”也是无奈。从杜工部的《负薪行》和《最能行》中可以看到,峡江男儿大多以驾船为生,往往一去不复还。留守的女人们砍柴负薪、养家糊口,许多女人“四十五十无夫家”。好不容易把自己嫁出去,又有可能“更遭丧乱嫁不售”。“后会有期”的等待你可以把它写得很美妙,但一生一世或三生三世地等候该是何等的凄苦?女人们也有抱怨,唐代诗人李益听到了她们的躁动和怨瞒(《江南曲》):嫁你妈个走南闯北的商人,浪费了老娘的青春。早知如此,不如嫁个身边的打鱼人!现代女人肯定不屑于为不可知的未来守节,也不愿为遥远的画饼忍饥挨饿,舒婷代表姐妹们喊出了对女贞子的背叛(《神女峰》):“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神是人造的,所有的神仙都能在人间找到依据、找到原型。最近去巫山,见了几位女支书,模模糊糊似乎看到了巫山神女的影子。她们从屈原的香草山泉中走来,这方山水养育的女人,真就是宋玉笔下的“茂矣美矣”“盛矣丽矣”。她们在边远的穷乡僻壤像神女一样地屹立,像“负薪女”一样干着最重的活、担着最重的责。有一位女支书大学毕业返乡后就向乡书记“自荐”当村支书,并当上了村支书。这是何等的率真和热辣!还有一位女大学生,25岁的花季就走马上任村支书,这是何等的无畏和勇毅!她们是美神,是爱神,是护佑神,是女汉子。


   我耳边时常萦绕着杨丽萍的《云南印象》中的那段幽灵一般的画外音:太阳歇得么?歇得呢。月亮歇得么?歇得呢。女人歇得么?歇不得呢!如今,驾船的汉子都外出打工去了,莽莽大山中,女人们还没有歇息;幽幽深沟里,女人们顶天立地。这是不是神女的模样?这是不是女神的精气?

           

    江上游轮上平视岸边的神女峰主峰


             

   神女主峰巨峰下那个犹如亭亭玉立的少女的小山石,就是神女峰


参考文献:
①《山海经·中山经》         ②屈原《九歌·山鬼》
③宋玉《高唐赋》《神女赋》     ④杜甫《负薪行》《最能行》
⑤刘禹锡《巫山神女庙》        ⑥李益《江南曲》
⑦杜光庭《墉城集仙录》


本页图片由苏莲托拍摄


作者简介

邱江陵 ,男,生于1962年。重庆市万州区人大常委会专职委员。曾任中学教员、教科所长,并在教育和文化行政部门任职。获多项市(省)政府和市教委教育教学成果奖,在国家级及省级期刊发表教学论文二十多篇。多年担任市、区人大代表,区政协常委,乐于文史探秘、长于随笔记趣,在《重庆三峡学院学报》发表地方文史论文多篇,在《重庆晨报》《重庆文化》《神龙架报》《三峡文艺》《巫山文艺》等报刊发表散文、随笔数十篇,创作的歌曲《黄葛谣》(作词)在央视“星光大道”播出。

  

                             (2024.3.8)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