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旅行杂记(三)——布达佩斯难说再见(山如黛)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19-08-01 | 5637 次浏览 | 分享到:

                                                                          山如黛 
                                                    薇与佐伊公众号授权


        

匆匆作别布拉迪斯拉法,大巴载着我们驰往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

 小曹倒背如流地介绍起布达佩斯这座被誉为“东欧巴黎”“多瑙河玫瑰”之城的历史沿革和风景名胜来。

 最初,没有布达佩斯这个称呼。

布达与佩斯本是坐落在多瑙河中游沿岸隔河相望的两座城市。

那时多瑙河上没有一座桥,两岸的往来全靠渡轮,直到1849年11月20日,塞切尼链子桥落成。

  塞切尼伯爵是匈牙利近代史上有名的政政治家和作家。是他带头捐资促成修建了多瑙河上布达与佩斯间的第一座桥梁。他还提出把布达和佩斯两城合二为一,建为国家中心。“Buda-Pest”的名字最早就出现在他1831年撰写的《世界》里。下面这张福林币币上的人物就是伊斯特万.塞切尼。

对于布达佩斯这个名称,或许我们不少人并不陌生。

熟悉喜剧明星陈佩斯的大概知道他还有个哥哥叫陈布达,哥俩合起来就是布达佩斯,而这并不是什么巧合。

据说兄弟二人的老爹,著名电影演员陈强(当年因成功饰演强抢喜儿的恶霸地主黄世仁遭愤怒群众围攻的那位),1950年随中国青年艺术团赴布达佩斯演出,恰逢老大出生,身在国外的陈老先生便取名布达,待老二出生时母亲直接就取其名为佩斯了。

大巴按规定又停歇在一个小服务区。

照例,小曹又反复提醒上洗手间,特别提示匈牙利币是福林,不愿兑换福林的,可以先由她垫着。

匈牙利虽属欧盟,却不在欧元区,这有些意外。

果然,多数团友一时没零钱,更没有福林。大家排着队,小曹站在厕所门外的投币机前,点着人数往投币机投币(这情形一路上多次发生),100福林一人一次,投币后返回一张小票(代币卷),可以在旁边的超市兑换商品。有团友怨叹:“妈哟,撒泡尿还收几块钱(人民币),我们成都比这高级得多的公厕随便上,还是中国好!”看见来了一个金发大个儿排队,团友稍感平衡说“还好,他们自己人也收费。”

 

阿华拿着几张代金卷准备去花掉,她和阿真计算后指点着巧克力,对方摆手似拒收代金卷,正待困惑时,没料服务员直接从阿华手上抽去一张欧元钞,并利索地找补回一些福林。这下才明白,花代金卷是有消费额度限制的,看着手中的福林,阿华苦笑了“我又摊上了,早知少要一盒就是。”想到昨日的冰激凌,大家又忍不住乐一阵。

 

在讲汉语的餐厅午饭后,大家按嘱咐特意灌满了开水,登车去往布达佩斯中心广场,一个融合了匈牙利历史、艺术和政治的名胜。

英雄广场,是1896年因纪念匈牙利民族定居欧洲1000年而兴建,历时数十年完工。整个建筑壮丽宏伟,是几经战争劫难而不屈的匈牙利人民怀念英雄、向往美好明天的象征。

英雄广场的景观于我并不很新奇,因为国内的世界之窗有见过,当然品质与感受不可并论。

 

  广场右侧是国家博物馆。

 

 

 

英雄广场背后河对面是中央湿地公园。公园的万绿丛中一群漂亮层叠的建筑耀眼地吸引着我们,虽然时间紧,但我们不愿错过。


我们几乎是小跑着奔了过去。那真是一座美丽的城堡,据说是庆祝匈牙利建国的配套设施。

城堡名叫沃伊达奇,它融合了罗马和文艺复兴式等多种建筑风格,造型、色彩散发着古典浪漫的气息。

据说城堡最初由纸板和木材建造,1904年至1908年,花4年时间用石头和砖块重建。现在城堡是匈牙利农业博物馆所在地。

七月的欧洲,正午的阳光炽烈,利用这个时段登上游轮观赏多瑙河风光是个很不错的安排。

运气极好,游船上只有我们一个团。挑选一个如意的位置,捧一杯茶,不热不躁、悠闲地欣赏两岸风光。

 

上面这座辉煌壮丽的哥特式建筑便是闻名世界的匈牙利国会大厦。

国会大厦建造于1896年,历时8载,其高约32层楼,整幢建筑用了40万块砖、100万块珍贵石材,甚至还奢侈的用了重达40公斤的黄金为建筑材料,并且当年就采用了电灯、电梯、机械通风、冷暖空调等先进设备,极其奢华。

标准普通话的语音导游循环播放着对两岸景物的介绍:国会大厦 、布达城堡、渔人堡、链子桥、伊丽莎白桥(白桥)、弗朗茨大桥(自由桥)等经典著名建筑。

布达佩斯的名胜古迹几乎一网打尽了。

我特感兴趣的是河面上那接二连三造型漂亮的桥,只可叹手机拍不下来!


瞧,经历二战炮火而重生的链子桥是那样的古朴壮丽,依然威武霸气。它是1848年匈牙利革命之后国内第一座永久性大桥,更是布达佩斯的象征。


这座秀丽的、通体白色的悬索吊桥,名叫伊丽莎白桥,是匈牙利人为纪念他们喜爱的奥匈帝国皇后——伊丽莎白(茜茜公主)所建。

伊丽莎白桥也在1945年毁于将溃败的德军炮火,眼前的白桥是重建后于1964年11月21日投用的。

与白桥相距不远的自由桥,原来是以哈普斯堡皇帝弗兰茨·约瑟夫(茜茜公主的丈夫)名字命名的。


自由桥与白桥是名副其实的夫妻桥,他们在多瑙河上遥相对望。

轻巧美丽的白桥、全身军绿而线条粗犷的自由桥,一白一绿、一柔一刚,是多瑙河上一道绝妙的风景。

眼前的多瑙河并没有《蓝色多瑙河》带给我的想象中的那般蓝,但两岸那混合着巴洛克、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古典主义风格的瑰丽建筑群以及横跨在河上不同造型的桥真的让人兴奋难抑。

随时防晒的女士们,这时也禁不住迎着烈日去舱外狂拍照。 

人曾揶揄:国人旅游只知“拍、拍、拍”。没错,旅游首要的是眼观、耳听、心悟。不过,能置身美景并将瞬间定格为画面不是更易于珍藏?这或许是来自万里之遥的游客心理吧。

在多瑙河岸边,链子桥与玛格丽特桥之间的步道上,还有一处并不起眼的景观——铁鞋雕塑,大屠杀纪念雕塑。

尽管是路过车览,小曹并没有放过,大声提醒我们看窗外景观。

一双双大小样式各异的铁鞋散放着,蜿蜒在河岸20多米长。 

这是奉行极端匈牙利主义和法西斯的箭十字党枪杀匈牙利犹太人的罪证。箭十字党党徒在1944年10月15日晚,将大批犹太人掳掠到多瑙河岸边,强迫其脱下鞋子后举枪射击,将尸体抛入河中。

鞋,竟作为奇货可居的黑市商品,被刽子手们拿去交易!

2001年,匈牙利政府将每年的4月16日定为国家“大屠杀纪念日”。2005年4月16日“大屠杀纪念日”当天,由匈牙利雕塑家鲍乌埃尔·久洛创作的铁鞋雕塑正式面世。

匈牙利政府是顶着当时国内箭十字党党徒们的重重压力采取的这些举措。

自然的,我想起了七十年代德国总理在犹太死难者纪念碑前真诚的一跪,他们都敢于正视历史的错误,勇于担当历史的责任,其真诚、勇气可嘉!那些妄图抹杀篡改历史的人又是多么的为世人所不齿!

河岸上几十双老少妇孺的鞋啊,岁岁年年、日夜不停地向多瑙河诉说着曾经悲惨的故事,警醒着后世来者勿忘历史。

本页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