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旅行杂记(一)飞向布拉格( 山如黛)
来源: | 作者:probf84e9 | 发布时间: 2019-08-01 | 4963 次浏览 | 分享到:

                                                                                                             山如黛 
                                                    薇与佐伊公众号授权

心心念念多年的欧洲之旅,未曾想忽然在2019年的盛夏开启,而且是跟团。

如果不是毛根儿一条旅行社补位限时优惠的消息,有决策困难综合症的我是不会有如此果断的决定的,当然先生的支持是前提。

 四个从富顺城关镇出来的老朋友搭上了国旅东欧之旅625团。

 6月25日23点,我们集合在了成都双流国际级机场一号航站楼国际出发大厅。

26日凌晨2点,川航3U829国际航班载着我们升上厚重的夜空直飞布拉格。

 机窗的灯全部暗了下来,嘈杂的人声也被睡意管束了,只有空姐轻盈的身影时不时在过道飘来飘去。

 睡眠困难的我,努力地想融入四周的沉睡中,但没用。

机敏的华找到一排4坐的空位,让我也过去试图能半躺下休息,然而运气不佳,这排座椅间的扶手根本拉不起来。

这才留意,前后左右不少座椅上都是半卧或全卧的乘客。感叹他们的用心与准备充分,同时又担心这样的姿态是否符合安全飞行的要求?大概本乡本土的,空姐们也理解夜航的苦吧。

 辗转在座椅上,想找出一个让腰舒适些的姿势,又多要了张毛毯做腰垫依然不爽。

 闭着眼似睡非睡,机身的晃动与声响感觉十分清晰。

一阵有些剧烈的晃动袭来并持续时,行走的空姐驻足手扶行李架,我开始了胡思乱想。

出行前的种种不顺顿时打包上来:好好的腰,两天前一次正常的散步后就劳损般疼痛了,又贴膏药又按摩也没缓解;新买一个可折叠的旅行杯,哪想用沸水试装时,竟然烫伤了左拇指,幸好处置快捷没留后患;准备带出去的信用卡密码咋都错误。莫非这趟出游不吉?

然而,转念又想身在万里高空只得听其自然,再环视满舱安睡的同行人,尤其那轻声柔语的空姐,那般祥和美丽,便自责起自己的胡乱八卦来。

 布拉格夏季时间比北京慢6小时,因此我们是逆时飞行,导游说全机人都会年轻半日。我们26日凌晨2点起飞,八九个小时后到达布拉格机场还是当地时间26日早上8点多。

 

想起了谌容的小说《减去十岁》,描写经历了十年浩劫的人们忽然发现自己年轻了十岁,个个都兴奋不已,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的情景;比起来我们这逆行的半天确实弹指一间,不过却是实实在在的喔!

走下飞机,没有富裕的时间,甚至来不及换衣服。导游只给了去洗手间洗把脸的时限,1位年轻的美女化个淡妆出来,几十人差不多就在等她一个了。

我们睡眼惺忪却没有换装化妆的精神,只是涂了些防晒霜。所幸我备有两副大墨镜,足以遮丑遮太阳。

 

布拉格国际机场没有令人兴奋的高大上设施,比不了国内大机场,倒是走出机场时,扑面而来纯净通透的蓝天和耀眼逼人的阳光令人精神振奋,也让我暗自叫苦,成都来的一身厚装要忍受一整天了。

看着团员们几乎清一色的20多寸的大箱,瞅瞅我们几个的登机箱,实在太秀气。身旁的一美女问:这么小的箱子怎么购物啊?对,我们没打算用箱子采购。

司机,一个来自斯洛伐克的帅哥,已等候在外,漂亮整齐地码好了大小箱子,载着我们开始了十一天的东欧四国游。

舒适洁净的大巴从机场直奔我们的旅游第一站——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布拉格机场只是着陆地。


一夜未眠,耳畔竟是精神抖擞的导游洪亮的声音,尽职地强调着各种注意事项,连珠炮似的介绍布拉迪斯拉发的风土人情。昏昏欲睡的我准备拉好窗帘闭目养神时,窗外的景色却又叫两眼放出光来。

平坦无垠的田野,金黄碧绿相嵌,无边无际的绿毯、如线蜿蜒的浅丘、色彩鲜艳的玲珑房舍,绘就了一幅幅精美的乡间图画。

 我兴奋地将镜头贴着玻璃窗咔嚓咔嚓着,激动地往朋友圈分享着捷克的乡间美丽。

 本页图片由作者山如黛拍摄

图书